转到正文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昨天我把一盘四级的带子放在阿姨家里的显眼处,一整天我都在想嘟嘟姨会不会发现这件事情。

回到家里,我故意轻轻地走进去,房间里传出影碟机中的十分淫荡的声音。我偷偷地走了过去,望着客厅,只见阿姨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双手不停地抚摩著自己的大咪咪,双腿夹得很紧,不停地摩擦,时不时还发出一... More

我的家在一个小山村,当地有个奇怪的风俗,儿子大了到19岁,必须先同自己的娘睡一觉,由性经验老到的母亲用自己的身子教儿子完成男女交媾的全过程,从此,这个与娘性交过的男孩算是成人了。规矩上说,每个男孩的母亲只提供一次性交教育。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母子间交媾有一种强烈的刺激感乱伦感快感,有了一... More

我今年48岁,老伴在十年前就抛下我和一双儿女早早地离开人世,现在儿子阿海在城里工作,已经成家3年,小女阿敏去年也出嫁了,因为早几年所在的工厂倒闭,我就回乡下承包了十几亩地种果,同时也在果林中建了三间瓦房,吃住和干活都在果林里。

阿海两口子和小敏经常回来帮忙,儿媳小雪23岁,长著洁白秀气... More

我是小爱,今年十八岁,我没有交过男朋友,也没有谈过恋爱,但我不是处女,还拿过三次小孩,但我不是自愿献出贞操、也不是自愿怀孕、堕胎的。我心里最大的痛,是让我失去贞操、让我怀孕、逼我三度堕胎,甚至在我堕胎当晚还要强暴我的人,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现在要我叫他一声爸爸,我可能会马上反胃想... More

“喂,是哥吗?……………”电话那一端传来熟悉的声音,可是这声音听起来在颤抖,让人一听就知道刚刚哭过。

“是小媺吧,怎么啦?妳不是才刚刚毕业吗,找到工做了没啊?”我试图岔开话题,让她不要再伤心,不过我发现不但没用,反而让我觉得自己好像白痴!

“…….阿杰….阿杰他不要我了!……呜…..”这下好了,我最... More

噗噗…噗噗…噗噗……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美如回來了,我赶紧跑到樓下去帮忙 把摩托車停好。

美如是我老婆的妹妹,老婆一共兩个妹妹,美如是大妹。

美如:“姊夫,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來就好了。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我:‘不就是为了等你羅!’一伸手就直接往屁股的方向摸去。

美如...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