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过年将近,家中有个老衣柜要丢,跟父亲一起搬到楼下,想说他年岁也大,接下来就我一个人用推车移到路口去,趁清洁队还没来,再次检查有无东西漏了拿,就当我要把最底下抽屉整个抽出来的时候,到一半就发现会卡住轨道拉不动,从开口伸手进去探,感觉里面是空的了,这衣柜在爸妈房内不知用几年,会坏很正常... More

父亲原本只是南部的一个小自耕农,没什么财产,可是就在一次的都市开发案立法三读通过之后,他那块长不出什么作物的废田,竟然在一夜之间暴涨,价值数千万。于是,父亲将这块祖地变卖,在原来的老屋旁另起了一幢三层楼的别墅。

在乡下地方自地自建只不过花了几十万而已,而剩下的钱,父亲还来不及做任... More

他去年和他的妻子玛拉结婚,现在她妻子处在怀孕中,已经去她母亲家等待生产。阿南德已经大约两个月没有过性生活了,他于是开始在对妻子的幻想中进行手淫,从而发泄他的性饥渴。但慢慢地,他发觉当他想起他妻子时他已经很难达到兴奋了。

这时,他发现内心深处有一种神奇的欲望--为什么不对昨晚读到的... More

跟老妹的感情,由于上次房间中DIY被她撞见后,就变的异常的好,聊天的话题似乎也“宽广”得多,兄妹间往往冒出许多劲爆的对话。

某天,兴冲冲的租了几片A片回家,想说今日家中无人,老妹也上学去了,自己一人要好好欣赏一下,或许也能顺便解放一下积存了数天的子孙,以免放在子孙袋中久了伤身。真... More

妹妹,妳真的不后悔?我低着头看着依偎在我怀里的刚满18岁的妹妹小倩,颤抖的问道。

妹妹面带羞涩之情,一边用粉拳捶打我的胸口,一边轻轻的摇摇头。看到怀中这个性感美丽的小天使点头之后,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我心脏跳的更加厉害了,不知道该回答这个可人儿什么好了。只是反射性的将她扔到柔软... More

刚结婚两个月的小姨说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仿佛弯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著。个子不是很高,可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