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朋友要去当兵前拜托我帮他家人搬家我朋友在家排第2.他还有个哥哥和弟弟妹妹。他家中就剩下朋友的妈妈和26上下的小阿姨和朋友女友跟他弟弟妹妹。

他哥哥也在当兵!他妈妈折去南部拜拜过了几天后我还在睡觉.电话向了我接起来听到阿姨的声阴。阿姨说明天搬家公司的人会来问我可以去帮忙吗。我说阿姨好的我... More

音乐依然回荡在空中,那种音乐好像不是美晴平常所爱听的,因为叔父曾听美晴说过,她最讨厌三波春天的歌曲,而现在正播放著三波春天的民谣。

叔父以前是喝廉价的威士忌。后来由于收入渐增,才开始喝上等的洋酒,直到有一天,他偶然间再喝往日所喝的酒,才发现到这种劣质的酒当初是怎么喝下去的。

... More

十八年前, 还在唸高中的时候, 爱上了当时已经大四的表姐, 虽然她那时已有个学长男友, 还是和血气方刚的小表弟我热恋. 但因为是表姐弟, 我们俩人都很清楚这是不会被社会接受的, 表姐大学毕业后也很快的跟男友结婚出国, 从此在国外定居. 在记忆中留下的, 就是禁忌的爱情, 以及她所教我的男女之事.
... More

在李伯伯家住了4天,妈妈终于提出了离开!李伯伯开车送我和妈妈,前往云南边郊妈妈老家所在的村庄。大概开了2个小时车我们终于到了,我是第一次回来,以前由于种种的原因妈妈回来都没能陪她。但是通过和妈妈聊天我知道,她老家对于性是很开放的!也是很正常的事,这就难怪妈妈这么风骚了!外公在老家还有点... More

妹妹有一件半透明雷丝质料的小内裤,两边用两条细线绑住在腰上,是我最喜欢看她穿着的。每当看到她穿着这件我最爱的小裤裤时,禁不住都会幻想希望能将那绑在妹妹细腰上的两条细线一拉……我们时常在一起嬉闹,有时候闹一闹她就会做到我的腿上扭打,偶尔会不小心坐的太上面而坐到我的老二上,但她一点也没... More

回到家后,妈妈已经将饭菜准备好了,我一回来就开始吃饭,而妈妈则是不停的夹菜给我,我连谢都没谢一声,独自的吃着饭。吃完之后,我回房拿了换洗衣物就去洗澡。当我从浴室出来时,我看到楼上张妈妈正在劝妈改嫁,一看到我出来,妈妈吓的 紧要张妈妈别说了。我看了她一眼之后,没说什么的回房间,躺在床...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