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明天的第一节课,是令人厌恶的现代史考试。对这种不喜欢的科目已经很头痛了,更何况是还要考试。为了不想拿红字,为了不想让妈妈看到红字后又歇斯底里的向我开火,我想我还是看看书吧!所以我跟弟弟就早早吃了晚饭。 我想妈妈今天晚上不过11点是不会回来的。因为妈妈整天不停的要我们这些小孩【读书:读书... More

一早醒来,便发现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沈沈的。我望了望屋外,雨还在下著。“是不是病了?”我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爸,几点了?”我的几下动作弄醒了女儿,她迷迷糊糊地向我发问道。

“我看看,七点十分。老婆,该起床上班了!”我推了一把左侧的妻子,重新又躺了下来。

... More

 

眼看日历纸一张一张逝去,又到了逢年过节,家人团圆的时候了;看着姐姐空荡的房间,不禁让我又想起去年那段令人深觉罪恶感极重的回忆。

我是小霖,今年已经23岁了,大学毕业一年,还算是个职场新鲜人。家里除了疼我的爸妈外,还有一个跟我感情很棒的姊姊。

她是我的亲姐姐,Doris,大我整整3... More

就在一次建商同业的发表会中,我认识了我太太。

我的太太名叫美婷,职业是空姐,专门跑美加航线的,当初认识交往不到半年,岳父岳母就认为我们家是开建设公司的,经济状况应该不错,就催促着我们小俩口结婚,于是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太太的娘家我从没去过,只知道太太家中尚有一个与她相差八岁... More

我叫小瑜,是长女,下面有一个弟弟。

由于母亲早逝,所以很早就由我在照顾家庭。

这天我刚满十五岁,已经是国三的年纪了,早发育的同学,都已发育的完成了,晚上我安顿弟弟睡觉之后,我也就去睡了。

睡觉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我醒来一看,原来是爸爸趴在我的身上,他的双手抚摸着我... More

早晨秦莹卿悠然醒来,睁开惺忪睡眼一看钟已是七点三十了。她纤手轻轻的推了推趴在自己身体上酣睡的儿子秦俊凡道:“小凡,快起来,上学要迟到了。”

母子俩急忙翻身而起,匆匆洗漱了,秦莹卿递给秦俊凡十元钱道:“下了课去买些东西吃。”

秦俊凡接过钱嘴唇一翘起道:“妈妈。”

秦莹卿柔声...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