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昨天我把一盤四級的帶子放在阿姨家裡的顯眼處,一整天我都在想嘟嘟姨會不會發現這件事情。

回到家裡,我故意輕輕地走進去,房間裡傳出影碟機中的十分淫蕩的聲音。我偷偷地走了過去,望著客廳,只見阿姨正全神貫注地看著屏幕,雙手不停地撫摩著自己的大咪咪,雙腿夾得很緊,不停地摩擦,時不時還發出一... More

我的家在一個小山村,當地有個奇怪的風俗,兒子大了到19歲,必須先同自己的娘睡一覺,由性經驗老到的母親用自己的身子教兒子完成男女交媾的全過程,從此,這個與娘性交過的男孩算是成人了。規矩上說,每個男孩的母親只提供一次性交教育。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母子間交媾有一種強烈的刺激感亂倫感快感,有了一... More

我今年48歲,老伴在十年前就拋下我和一雙兒女早早地離開人世,現在兒子阿海在城裡工作,已經成家3年,小女阿敏去年也出嫁了,因為早幾年所在的工廠倒閉,我就回鄉下承包了十幾畝地種果,同時也在果林中建了三間瓦房,吃住和幹活都在果林裡。

阿海兩口子和小敏經常回來幫忙,兒媳小雪23歲,長著潔白秀氣... More

我是小愛,今年十八歲,我沒有交過男朋友,也沒有談過戀愛,但我不是處女,還拿過三次小孩,但我不是自願獻出貞操、也不是自願懷孕、墮胎的。我心裡最大的痛,是讓我失去貞操、讓我懷孕、逼我三度墮胎,甚至在我墮胎當晚還要強暴我的人,就是我的親生父親。

現在要我叫他一聲爸爸,我可能會馬上反胃想... More

「喂,是哥嗎?……………」電話那一端傳來熟悉的聲音,可是這聲音聽起來在顫抖,讓人一聽就知道剛剛哭過。

「是小媺吧,怎麼啦?妳不是才剛剛畢業嗎,找到工做了沒啊?」我試圖岔開話題,讓她不要再傷心,不過我發現不但沒用,反而讓我覺得自己好像白癡!

「…….阿傑….阿傑他不要我了!……嗚…..」這下好了,我最... More

噗噗…噗噗…噗噗……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美如回來了,我趕緊跑到樓下去幫忙 把摩托車停好。

美如是我老婆的妹妹,老婆一共兩個妹妹,美如是大妹。

美如:「姊夫,不用麻煩了,我自己來就好了。

怎麼這麼晚了還沒睡啊?」 我:『不就是為了等你羅!』一伸手就直接往屁股的方向摸去。

美如...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