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淫賤醫生俏護士,可聽得多了,只是做夢也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今天我終於正式當上專科醫生了,當醫生一直是我的理想,今天終於可以做到了。 小時候,我覺得做醫生真的很有意義,可以把病人醫好,十分了不起。經過幾年來的實習,終於由一個小小醫生,輾轉間成為了一位專科醫生,不過別看當專科醫... More

柔佳是市立醫院裡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裡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凸的地方凸,該瘦的地方瘦,比時裝模特還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鮮艷嬌嫩的絕色嬌艷的臉蛋上,一雙水汪汪、深幽幽,如夢幻... More

 

我是個軍人,下部隊之後在軍營太無聊了,只好偷渡PSP進去玩,我是做文書的,平時也就打打文件掃掃地就沒事了,原本以為這樣的軍旅生活很無聊,但是辦公室裡有兩個學姊可以算是整個營區的軍人之花了,年紀約21歲的是小雅學姊,他身高不高但是胸部目測起碼有C,雖然實際年齡是21歲,但是臉蛋看起來卻只... More

上週末,我帶著我平日一起上健身房的好友,Tony,去參加一個桃園朋友的25歲生日舞會。舞會在清晨十二點草草結束了,但我和Tony的玩意末盡。所以我們決定回到臺北一家很有名的Pub,Dreambuster玩個通宵泡泡馬子,於是上了我的敞篷保時捷,就開始往北奔。也許是太晚了,高速公路上一輛車也沒有。我開始加速往前衡,... More

 

是彩希,大家都叫我小希,今年考上了北部的大學,所以便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小套房,為了應付平常生活的開銷,便在一所漫畫店打工,工作很簡單,很快上手而且平常沒客人的時候,也可以隨意翻閱店內的雜誌,小說和漫畫。

漫畫店的老闆娘是個風韻猶存的美婦,波浪的卷髮加上白皙的肌膚,雖然已經... More

冷色調的水銀燈光照在他的身上,一副稚氣未脫的臉蛋、纖細得接近瘦弱的身型,即使下定決心卻仍顯得猶豫的腳步,少年彷彿是要前往戰場一般走進某個建築物中。

「那個…我想掛號…」少年推出健保卡與鈔票,光是這個動作就讓他滿臉通紅,來這種地方對大部分男人而言都很尷尬,尤其對方還是個二十來歲的美...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