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是一個慾望超大的科學家,在一次實驗中,我的身體產生了極大的變化,我原本壯年時期的身體竟然會縮小。經過多次的實驗後,我的身體居然產生出三個分身︰分別是小孩子的我(小我)、高中生的我(中我)、以及原來的我(大我)。而我們三個分身感觸相通,也就是個人可以同時享受快感卻又可以瞭解其他兩人... More

一個月後的某天晚上八點,夜幕剛剛降臨。

在協和醫院的胸科醫務室裡,女護士長石香蘭手拿著電話話筒,心裡湧起一陣強烈的不安。

--怎麼回事?家裡什麼會一直沒人?

今晚輪到她在科室裡值夜班,按照以前的老習慣,她臨睡前往家裡打了個電話,準備交代小保姆阿麗注意鎖好門,以及問一問寶貝... More

我叫南風。這當然不是我的本名,只不過名字裡有個南字,平常又有點愛打麻將的小興趣,所以朋友們就這樣叫我。

我今年三十歲,單身,在一間略有規模的財務公司當經理,薪水優渥,日子過得還算富裕,加上外型還算高壯俊美,平日身旁桃花不虞匱乏,時有豔遇。現在要告訴各位的,就是我親身經歷的其中一段... More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感覺有些恍惚。

烏黑的長髮淩亂的散著,遮住了半邊臉。

赤裸的身體,豐韻卻缺乏光澤。

乳房高高聳立著,乳間白糊糊的一片。

下身光溜溜的,兩片陰唇微微張開,雙腿間有些液體閃閃發光。

已記不清楚多少次了,在男人發洩完後自己審視自己的身體,大腦裡是一片空白... More

 

小真和媽媽淑惠住的是社區型的住宅,房屋在8樓,是樓中樓型式的,整個社區只有一百多戶,小真的父親是擔任社區的主委,常需要處理社區內的事,但也因為常出差的關係,有時淑惠只好代替老公處理。社區由於經費的關係無法和保全公司簽約,只能請幾位退休的老人擔任社區大門警衛和巡邏的工作,所以管理... More

徐萌自打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以後,便回國集資開了一家咨詢公司。她自然是這家公司的經理。由於她的公司很小,手下大約有十來個員工。而且人員中除了一個負責接待的員工是個女孩外,基本上都是男士,年齡從二十多歲的男孩子到四十多的以婚男士都有。徐萌此時不過才二十六歲,加上多年在日本生活,受到那裡...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