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自己作為一個在銀行工作多年的職員來說,目睹了太多太多銀行女員工們利用美色與行長們進行錢權交易的事情。在這裡忍不住想寫出來。讓大家知道銀行的女員工們是多麼的淫蕩與風騷。

基層銀行裡女員工較多,往往一個儲蓄,出納,會計科80%都是女同志。在這樣一個女性群體裡,自然而然地少不了各種風流韻事... More

我生性保守,也不會穿很露,只是因為個性又笨又急,所以才會老是出糗!有一天都洗完澡了,正要拿衣服時,一不小心衣服就掉在地上,天呀!都濕了,不能穿了,趕快出去再拿一件就好。

因為房間就在隔壁的隔壁,所以沒理毛巾就直接拿衣服就好,反正很近嘛!但一跑出去,電鈴響了,郵差大叫:「掛號!」More

星期五是很多上班族最開心的一天,因為這一天結束後就到了雙休日。單調的日子如鬧鐘的時針一樣,循環沿著相同的軌跡轉過五天後,終於可以暫停下來,剩下的兩天,完全由自己控制了。從辦公室打卡出來,已經約好的朋友商量在哪個地方一起吃飯,星期六去玩玩三國殺或打打籃球什麼的,反正,星期五的晚上就是... More

我清醒過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身邊突然多了那麼多又哭又笑的人。

過了好久我才終於明白過來:原來我處身在精神病院!為什麼會這樣?

我竭力回憶,腦海裡面卻一片茫然。

過了好久,我記憶的碎片才零星地拼湊到了一起,我依稀記起了我看到高考成績那一瞬間絕望的心情,再之後我就什麼也不知... More

今天是周末,我的直接上司,張姐來電話說,有些數據要處理,周一上交總部,雖然張姐這個少婦35歲左右,有幾分姿色,烏黑秀發,如膏朱唇,白皙皮膚,眼神如水,有幾分曖昧,有幾分威懾,165的纖細身材,可是總是板著臉,好像誰欠了她很多一樣,雖然有同事說,她是個地道的暗騷型女人,和以前的助理在... More

我跟他是從新浪聊天室認識的,然后約到網絡會議上用視頻做愛,從視頻里我看到他的陰莖是往上翹的,就想和他真做一次,他對我的身材跟滿意,還有他看到我陰道的特寫后就更想跟我來一次真做,因爲我的陰道是粉紅的,看上去很嫩,是男人一看就想操的那種,又緊又好看。然后我們就約好第二天見面來一次真做,...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