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國慶前,我們辦公室接到通知,要參加外地的貿易活動,用了兩個晚上的時間把材料準備好,一大早,市長便安排我和組&... More

小梅是一個年方二十的俏護士,在一家不小的診所工作,容貌娟秀身材健美的她,在護校時就和一些男孩偷嘗過性愛的滋&... More

事情發生在與黃色娘子軍同一時代。

華北某農村趙各莊,那時已經是高度發達,雖然仍有貧富懸殊,但村子的環境是非&... More

美伶剛剛洗完澡躺在賓館的床上,無聊地看著電視,她今年25歲,剛結婚4個月,清麗的臉、高挑的身材,是局裡有名&... More

最近台灣因sars流行,從母校陽明醫學係畢業的學姐邱淑媞因向中央直諫,要把sars列入法定傳染病,讓陳水扁&... More

長假開始後,公司車班調度吃緊,每個人的班都排的滿滿,平常跑短程也加班兼跑長途.

這天我開了14小時後,接近目的ࢸ...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