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當了十多年的婦產科醫師,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她——敏琦。她是我見過最可愛的護士,剛來跟我班時是一個驕氣未脫的實習小護生,沒想到嫁作人婦後,又回來同一家醫院工作。

而從她再回到醫院擔任正式護士第一次與我碰面是在產房的待產病床,因為她值小夜班時人不舒服,交接後因為沒幾個人待產就先在最... More

伊莉沙甲醫院某個廁所內。

陳永懿嘴角微翹看著李柏欣被自己用紗布雙手反綁在身後,而口中綁著一個帶有氣孔的膠球不斷地掙扎,心裡燃燒起熊熊的慾火和怒火。

永懿因交通車禍導致肺部被刺穿需要立即入院進行急救把肺部多餘的空氣抽出和用微創的技術把肺膜縫合。

當手術完成後需要到一處名為加... More

大學時,我念的是北部某間國立大學,因為我是南部人,所以自然是租了間房子住。而我租屋處的鄰居,住的是一位年紀大概多我4、5歲的大姐姐,在某間知名的外商公司上班,我和她聊過幾次天後,也慢慢地熟悉彼此。她要我叫她孟姿姐,而她也都叫我小宇。有的時候,她還會找我去她的住處吃飯。我和她的關係,... More

好幾年了,距離那些深藏在我心裡面的?密發生的時候,已經好幾年了。每次在看過論壇裡這麼多大大發表的文章後,心裡都會有一股衝動,很想把自己的親身經歷,以文字的方式說出來和所有人分享,也許故事中的女主角們,有機會在某一天的某一個時候來到這裡讀了這些文章,就請妳放寬心,因為我都是用化名,不會... More

一天我的下腹部有些漲,並且排尿不暢。于是我一大早來到醫院,掛了一個泌尿科,掛好號后我就在診室外面等待叫號不一會兒叫到了我,我進了診室一看,只有一個女大夫在里面。她穿著醫生的白大褂,戴著白口罩,看樣子大約三十多歲,一頭長發盤起來,很漂亮很有味道的那種。我可來不及多想,心想這是護士還是... More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十一月,淫蚊入伍了,淫蚊經過一個月的入伍訓,到了抽簽的日子,一抽抽到外島,淫蚊暗幹在心裡,當一到了外島,想說一定連一個雌性動物也看不到,結果淫蚊一報到,心裡簡直樂翻了,因為這是後勤單位,於是淫蚊就始設下計策!

之前的一兩個月,淫蚊小心翼翼,不漏聲色掩飾自己的色心,...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