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的女友郭瑞麗,比我小兩歲,一起交往了有一年多了,性史也是一年左右。剛在一起時她對性愛並不是很感興趣,但有次她被我弄的特別舒服後就喜歡上性了,還越來越強烈。她挺敢於嘗試新鮮事物的,我們在很多地方都做過愛,或者是她幫我口交,在樹林裡、在樓道中、在空曠的草坪上,甚至是在教室裡!雖然如此... More

淑芬在午夜一時來到這家二十四小時開放的泳池,藉著人少壯膽穿了一套白色超迷你型比基尼泳裝,盤算著如果沒人,她還可以痛快的在蒸氣室裸體的流一場汗。

「或許裸泳,被幾個人看到也無所謂。」

蒸氣室裡面只有一個看來一臉倦容的年輕男人,淑芬雙子座的調皮個性立即閃過一個念頭。她大方的走進去... More

客運終於來了,本來擔心最後一班已經走了,現在總算放下心。

今晚是朋友小怡生日,大夥在KTV替她慶生,鬧到11點半才結束。走出KTV卻發現摩托車怎麼發都發不動,只好改坐公車。上了客運後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右側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車內,由於是最後一班車,車上乘客恨很少,稀稀落落只有5個,4... More

資訊研究所畢業的我,跟著從小到大的死黨,幫他竊取對手黑幫的資料,上週偷到新藥女神之淚的配方,同時IP被追上了,緊急將資料傳給死黨後,立刻由死黨預先準備的密道逃走,來到數百公裏遠的北部。

今天收到死黨改良的女神之淚跟一堆迷藥。

他傳訊說:等藥上市賺錢,再幫我建一間電腦室。

... More

在網上我認識了一位桂林的女孩叫阿琴,說實話我有點愛上她了,在QQ上,她叫我過去,我連夜開車去了桂林。

到了桂林已經早上6點了,我找一家賓館住了下來,接著我給她打了手機,她說我馬上到。我太睏了,洗個澡就躺在床上就睡了。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我驚醒。我意識到阿琴來... More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處飄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認識了一位女啞巴,我雖然認識了她,可是卻不...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