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和李東是小學時就很要好的同學,現在又是同在一間貿易公司任職。倆人相處甚久,可以說是很知契的好朋友。他們所在的公司主要是做內地生意,我是部門的主管。公司裏除了男職員0李東之外,另外還有幾個女職員。

有一天,放工的時候,李東對我說道:「今晚有空閑的時間嗎?要不要跟我出去玩玩,可以讓... More

安娜是我的芳鄰,我們經常在放學回家時碰見,有好幾次想鼓起勇氣和她打招呼。但一見她那付冰冷而又美艷的俏臉,就使我原有的那一點點兒勇氣也完全消失。

我苦苦沈思,希望想出一種辦法可以和安娜接近。終於,我想出一個辦法來,我準備寫一封信去!但這封信該如何訴說呢?會不會造成其他的意外呢?我經... More

中國有個成語,叫逢凶化吉,其實我看可以改成逢胸必急。一說起大胸,我的 腦海中就會有兩團巨大的誘惑物,上面粒粒在目,揮之不去。回味自己的人生,我 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喜歡女人的大胸。我的戀胸情節甚至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在 唸小學的時候,我們班有個姓羅的女生,她個子高高的,她的致命處就是她的... More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傭。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萬個菲傭沒多大分別,一樣都是身裁瘦小、辦事勤快。在星期天她也會到皇后像廣場和她的鄉里吃午飯。要是她有什麼與別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臉。除了她在通電話的時候,我很少見她笑。

對於這一點,我父親頗有微言。他不時對我發牢騷,說他在看照... More

我散漫的性格使我從來不參加朋友公司入股的董事會,只有年終的分配董事會我才會出席。

這天參加完朋友開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終分配會和另一個董事說著話走出會議室,正準備去董事長穆輝的辦公室辦有關的手續,走到門口就見穆輝正在訓斥他的秘書,聽了幾句才知道他的秘書在辦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勸說下... More

第一章

「小姐,您慢著點。」汪財一手提著一個拉桿包,對前面蹦跳的少女氣喘籲籲地喊道。

「財叔,我這可是第一次來日本呢,這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少女回眸嫣然一笑,明媚的笑容另天地都為之一黯。

「小姐,日本好玩有趣的地方多的去了,細說幾天也道不盡。要不咱先去一趟地區公司,邊休...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