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那是今年春節前的事了,我和公司的製片BOSS去香港談事情,事情談的很順利,製片先回了北京,我趕到年27才能飛回來。

我當時心急過年,而且手頭也比較緊,就沒從香港在待一天買東西,直接坐的當天晚上的飛機往回趕。

我記得我坐的是2月3號晚上七點半的飛機,因為中途落了東西回了趟酒店,我到機... More

(1)

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

當然,有時也沒有白天晚上的區分,比如有時白天女主人在家的時候,她通常都是讓我光著身子整... More

又一次!又一次的挫敗!為什麼總是會輸給妙麗.格蘭傑那一個麻種呢?
「這次一定要給那一個麻種一個教訓!」跩哥.馬份忿恨的走在通往史萊哲林的地窖

「馬份,過來!」遠處史萊哲林的院長賽佛勒斯.石內卜正好搬著一箱東西

「是!是的先生。」馬份只好放棄回去地窖跟克拉與高爾商討如何對付那... More

女友Tiffany是我的大學學妹,身高166體重54,是個皮膚白晰、豐滿性感的女孩。

第一次在學校看到她,就被她立體深邃的輪廓給吸引,但更讓我垂涎的,是她肥美軟嫩的32F大奶!女友平常就算來上課也穿得很火辣,內衣永遠像小一號似的,包不住她呼之欲出的豐滿上圍,總是給校園裡增添了一股淫靡的邪氣... More

我才剛換上了心愛的西服睡衣(睡衣是短半身)躺在床上不久,就隱約聽到樓下有叫聲。

『啊,是姐姐呀。』

我打開窗戶嘟著嘴說著,並看著姐姐那完美的身材及臉蛋。

『啊,弟..弟.你.起來.啦!』是姐姐喜浴子的聲音。

『哎,又喝醉了嗎?』我心想。

看著美麗的姐姐整個人醉得迷迷... More

夜晚,一個黑影偷偷摸摸地躲在無人的角落。雖然在某些國家,這個時候只能算是夜生活的開始,但這個城市的人們卻仍沿襲著過去的生活習慣,太陽才剛下山不久,街上的人潮就以等比數列減少,只餘下稀稀落落幾盞街燈與招牌矗立在逐漸寒冷的北風之下。

「好!上了!」黑影在徘徊許久之後,終於下定決心走向...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