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滴滴滴」,一陣清脆的鬧鐘聲打破了房間裡的安靜,我睜開眼睛,一縷晨光撒在床上。我看著旁邊熟睡的妻子,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我叫張揚,今年三十歲,我的老婆叫文靜,比我小三歲,我們結婚一年,還沒有孩子。我在一家外資企業銷售部工作,文靜婚後一直在家賦閑。

我看著文靜標緻的臉蛋,白皙的肌膚... More

自從有了那一次,我才真正感覺到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後來,我又通過朋友認識了一個臨校的女孩子,也就是我的第二個女友,她的名字叫張倩,人如其名,非常的倩麗。如果說我的第一個女友還有一點現代氣息的話,那張倩就絕對是一種古典美,一種十分恬靜的美,但我也知道,這種女人一旦爆發了,勢... More

我與女友分手都快兩個月,但現在想起來,我想的女人並不是前女友,而是部門的Locita,其實我喜歡她已經很久了,她曾是我們公司的秘書,從她進來公司第一見面我就喜歡上她了!
雖然當時有女友,但我還是想辦法追她,可惜事與願違,兩年後她離職,之後我沒有她任何消息!

七月中,我們公司決定從Jennifer... More

玩線上遊戲交個網婆是很正常的事情,玩到日久生情,產生情愫更是再自然不過的過程。

我和我的網婆-筱靈認識了快一年,和她在網路上打怪練功,順便打情罵俏,認識久了之後甚至和她玩網愛,玩電愛,玩視訊愛調情,但怎麼玩她就是不肯跟我出來見面。

日漸這些調情都已經無法滿足我對她的情色淫亂遐... More

和女友分手不久,我和朋友們在一家飯店包房里吃飯,遇到一個服務員,她好象看見我們幾個較爲正直,就向我們說:她和妹妹從成都來青島打工,她已被老板逼迫的開始賣淫,可她的孿生妹妹不想做,飯店老板逼她,她也不想做了,可老板看得很嚴,又跑不掉,想讓我們幫她。我和朋友們合計了一會,大家都同意幫助... More

衰衰衰衰衰!她真的、真的、真的超級有夠衰!

辛苦打工存下來準備要去隆乳的錢,居然倒楣地被扒手偷走了,氣得夏慕心窩在PUB喝酒洩恨。

喝得醉醺醺的夏慕心,顛顛倒倒地晃起身子,突然,一個頭暈目眩、腳步不穩,撞進一個男人懷裡。

唐季亞自然地扶住就快癱倒的夏慕心。搞什麼啊?自己最...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