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前方的路燈似乎都滅了,延伸的道路象是通往地獄一般的黑暗,我回想著剛才劉玲的歇斯底裏,不由狂笑出聲,笑得連方向盤都幾乎握不住,臉上有些癢,我伸手摸去,卻發現不知何時臉上流滿了淚。

心中仿佛有什麼東西在這一瞬間炸裂開來,這感覺讓我心痛,就好像兒時失去了我心愛的玩具手槍一般心痛,我想哭... More

「表叔」,一聲嬌俏可愛的叫聲,讓我在心底忍不住的打了個冷顫。少女特有的甜糯把我的小心肝都膩住了,我轉了轉頭,向左邊看去。

一位婷婷玉立的美麗少女靠在廚房的門框邊上,首先我就先被她那張臉牢牢的吸引住了我的目光,雙目的一泓清水,就這麼透露出瑩瑩的光澤,又好像瀰漫著朦朧的白霧,在在霧氣... More

 

不知從何時起我就喜歡上在戶外做愛,可能是我跟我女友同居三年來的做愛次數太頻繁,所以覺得簡單的做愛方式已不能滿足了吧,雖然在戶外做愛隨時得擔心被別人發現,但那種刺激感卻促使我跟女友一再嘗試,欲罷不能!

有一次我們照例在下班後約定在一家咖啡屋,氣氛很恬靜,只剩在不遠處的另一桌... More

小真和媽媽淑惠住的是社區型的住宅,房屋在8樓,是樓中樓型式的,整個社區只有一百多戶,小真的父親是擔任社區的主委,常需要處理社區內的事,但也因為常出差的關係,有時淑惠只好代替老公處理。社區由於經費的關係無法和保全公司簽約,只能請幾位退休的老人擔任社區大門警衛和巡邏的工作,所以管理上相當... More

(一)

這日天朗氣清,我如常上班。午飯時電話響起,拿來一看,是老婆外家的電話號碼。

『翠娟這麼早就過去娘家了?』我想,這陣子小舅因為電單車意外受了傷,老婆有時會過去幫忙。我啃著麵包,態度輕浮的接過電話:「好老婆,才下午就掛念老公了嗎?」

對方靜了一陣,語氣靦腆的道:「人家... More

我就說說今天剛剛在車上的經歷,今天我去坐公交車是專門到車上尋找樂趣的。

我現在是在長春,首先說一下,長春的女孩是穿著是很前衛的,而且,我感覺身材好的佔到大部分,但是,因為我剛到長春沒有幾天,所以對這裡的情況還不是很瞭解,對於哪些車上人多,哪些車上女人多,哪些車適合做這類事情。

<...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