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黃昏、在深圳一層樓宇內,兩男一女在吃晚飯。男的是王國強和呂大堅,他們都是中港線貨櫃車司機,王國強在深圳包了個二十二歲女孩做二奶,並租了這層樓。後來被呂大堅知道了。王國強怕呂大堅告訴太太,就想拖他下水。

今晚,他特意叫大堅來吃晚飯。當王的二奶杜玉娘入廁所時,他乘機說:「阿堅,你看,... More

和女友認識了半年她家人出國才去她家,女友是屬於那種文靜較害羞 類型,交往期間也沒有實際做過只有隔著衣服摸摸胸部,或者用我的雞巴隔 著裙子去磨插女友的下面而已,每次都弄的我雞巴硬的要命,我想她也濕了, 但是她說等結婚才讓我插入,真是受不了,所以只好隔靴搔癢啦!有時候我 們會在公交車上人多時... More

她叫蕭文,今年35歲,在市第一中心醫院,中醫內科主任醫生。她長的文靜,大方,白哲的皮膚微透著紅暈,開口說話時總是面帶微笑,兩個酒窩時隱時現,坐診時態度極其認真,很多病人都是慕名而來。

我和她認識是在03年九月初,那一年市衛生系統舉辦大合唱,我和我的樂隊被邀請協助演出,我負責編導和... More

那是今年春節前的事了,我和公司的製片BOSS去香港談事情,事情談的很順利,製片先回了北京,我趕到年27才能飛回來。

我當時心急過年,而且手頭也比較緊,就沒從香港在待一天買東西,直接坐的當天晚上的飛機往回趕。

我記得我坐的是2月3號晚上七點半的飛機,因為中途落了東西回了趟酒店,我到機... More

(1)

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

當然,有時也沒有白天晚上的區分,比如有時白天女主人在家的時候,她通常都是讓我光著身子整... More

又一次!又一次的挫敗!為什麼總是會輸給妙麗.格蘭傑那一個麻種呢?
「這次一定要給那一個麻種一個教訓!」跩哥.馬份忿恨的走在通往史萊哲林的地窖

「馬份,過來!」遠處史萊哲林的院長賽佛勒斯.石內卜正好搬著一箱東西

「是!是的先生。」馬份只好放棄回去地窖跟克拉與高爾商討如何對付那...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