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她是我意淫的對象。我們一起出去玩過很多次,我們深吻過,也深情對視過。但我有老婆,她有男朋友,我們彼此都很小心地保持著最後的防線。

每當我和老婆鬧彆扭的時候,我就想到她非常甜美的笑容,還有讓人聽著要發情的軟語。但我們就這樣一直僵持著,保持著這種關係,直到她分手後。

有一天,她突... More

金陵城外兩道騎著駿馬的人影風馳電掣的掠過!

其中一名十二三歲,面帶稚氣的少年正是小綠,另一個年輕公子哥面如冠玉,面帶微笑,長衫飄飄,說不出的風流潇灑竟是金陵城中一名貴公子。

那貴公子冷冷的道「我不是叫你要提防陸中平那畜生嗎,要是他發現了那頭大奶牛,還發走了她,玉德仙坊一旦發現... More

我的初戀原本是很美好的,可惜當年自己總是把持不定,每當看見漂亮的女子便想結識一番,最後終於給初戀情人發現,雖然她已經給了我很多次機會,可惜自己沒有好好珍惜,最後自己實在覺得對她不起,決定離她而去。

自此之後,自己也已好好反省,減少結識異性,因為自己實在不想再傷別人的心。因此,這幾... More

=靜是我高中同學(但不同班),可以這樣說她給我的感覺一直都是很淑女的樣子,應該是學校最文靜的女孩,很不愛說話,因為她的聲音很好聽,一聽就讓人一點雜念都沒有,所以只上了一年學,就去了一個尋呼台上班。

我們也就沒見過面了,沒想到我上班的時候,靜也到了我所在的公司,但我們還是沒有說過話... More

現在的洗頭房越來越多,如果都是做正規生意,肯定是血本無歸。用黑道上的話來說就是:沒有點邪活哪能賺錢呢?北京的洗頭房在全國來說是最捨得花錢裝修的,一般的老百姓工薪族都望而止步,只有那些真正的大款才懂得享受。

妹妹洗頭屋就是這種的洗頭房,圓圓小姐是這個地方的支台。圓圓人如其名,渾身上... More

她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絲質的床,前頭有個台櫃,上面一盞台燈發出柔和的光暈,上面有一疊紙。

我關上門,她過來替我脫衣,直到我一絲不挂。她當我的面,僅脫下她的內褲而已。我瞥了一眼,白色蕾斯。她雙手抱過來,和我擁吻,我伸出舌頭,和她舌頭糾結,津液混合,我吞下去。兩人倒向床。

她...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