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今天是星期一,悅子的老公剛出門去上班而已,為了幫老公煮早餐,悅子一大早就起來忙碌,直到老公出門才能好好休息&... More

午夜12點,拖著疲憊的身軀從辦公樓出來到了地下車庫,車庫很大,三棟樓公用,因為下班而顯得空蕩蕩的,稀拉拉的&... More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傭。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萬個菲傭沒多大分別﹐一樣都是身裁瘦小﹐辦事勤快。在星期天她也會到皇後&... More

(一)
我叫張涵琪,今年十七歲,只是個高二的女生,在我們學校裡的外號叫「北港香爐」~因為我人人都可以插。

我在... More

本人70後,屬於大叔級別了,首先說一下我老婆,在當時我們的聯中屬於是校花級的,而我除了整天打架、鬥毆、搞破&... More

一次和我幾個比較要好的小朋友去大人家飆歌。唱的興起,忽覺有尿意,便起身到外面的小解,但發現自己包廂的洗手間&...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