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某天週六的下午,我在小薰家無聊地看著電視,小薰繁忙的在做保養,進進出出的,一會兒去角質,一會兒又是敷臉的,我望向保養中的小薰,腦裡忽然閃現一股念頭:『保養臉部肌膚是必備的工作,那下體私密處呢?』

我興奮的問小薰,「嗯……K壞死了,哪有人問得這麼直接的?我當然有保養呀!不然怎麼好意... More

「當…當…當…當…」隨著牆上的鐘聲,提醒著我,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我那老公又去周末狂歡,而還沒有回來。

跟他結婚雖然只有半年左右,我倆的性生活也算正常,但是我仍然還沒有懷孕,公婆不只一次地提醒著我們應該要早一點有小孩,可是他這樣的狂歡方式,我想這點就比較不可能了。

「…丁... More

我的長相非常漂亮,皮膚白皙,白嫩,身材也很好,凹凸感很強,屬於性感淑女型,走在大街上回頭率也是相當的高,這讓我變得很驕傲和自豪。

我還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名叫欣雨,她也很漂亮,皮膚比我黑一點,很有運動感,身材也很緊繃,屬於性感浪女型,一般出門都只穿緊身衣,超短褲,並且不戴胸罩不穿... More

一、平凡童年

阿凡、成雄、和我三人是干城二村一起長大的,三家緊鄰而居,只是父親們在軍中的地位有些差異,阿凡的父親是駕駛士官長,成雄的爸爸是排長,而我爸爸是中校營長,但三位不在同一單位服務,各人上各人的班,各人休各人的假,但有幾件事卻非常接近,大家收入都很少,大家都很少能回家,每家... More

我和美君相識一年,拍拖接近九個月,每次都只是拖手,無法再進一步,弄得我接近失控。

最近,在公園幽靜的環境下,我終於得到她的初吻,也是我的初吻,我們硬生生的碰在一起,卻是十分滋味;之後,我們試過擁抱、擁吻、撫摸……但!她始終不肯讓我脫她的衣服,最後一關自然也是堅守如固,我真的希望一... More

我叫許貝,26歲,研究生畢業一年,因為個人原因,不想離家太近上班,於是我參加各種考試,考上了隔壁縣的單位,單位恰好在縣裡的鐵路附近。

由於沒有住的地方,只好租房住。

找了幾天,就在附近的老舊小裡租了一間兩室一廳,這是個挺老的小了,都是小面積的樓房,一進小感覺到好像到了十幾年前...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