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當QQ聊天風靡神州大地之際,我居然對這個新生的男女交往方式一竅不通。那個時候,我還整天捧著電大的課本苦苦攻讀註冊會計師。

我的性經驗不多,結婚前只和一個男人有過肉體上的關係,他是我的初戀男友。我是個比較保守的女孩,開始時我只同意男友親嘴、摸奶,對於男人們最急於得到的大腿下面的那個神... More

當劉慧敏拿起電話的時候她的手已經是戰抖的了。“喂,”當電話那頭那個熟悉的渾厚的男聲響起的時候就印證了她的猜測是對的,電話是鄭柯打來的。於是她儘量平靜的回了聲:“喂?”

“怎麼了小寶貝?時間還沒到就有感覺了?聲音都是抖的,呵呵~~~”

聽到鄭柯放肆的調笑她立刻覺得小腹一陣墜痛,... More

最近,我沈迷了網咖遊戲,每天一下課,就跟愛玩線上遊戲的同學,一同在網咖打通霄,不過我跟他們不一樣的地方是,我是個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標準的單身宅男。玩了1個多月之後,我發現女友小怡不太對近,原本每天都會固定吃個晚餐,慢慢地下課她都沒打給我,反而變成我打電話給她,她會跟我說,叫我安心... More

「雪霞,你說什麼?」

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放下男性的自尊問。

「我說,我要跟你分手!」

眼前的女孩決絕的道,我不由得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她叫姚雪霞,是我的女朋友,如今已經是前女友了。

我在大學裡任研究員,而她則是大機構裡的文員,我們彼此交往了三年多,不過評心而論,我從來都... More

「不好意思,這房不租給你了,到期後請你搬走!」

章曉夜在一家家勸退著自家樓房上的租戶。當然,章曉夜這廝卻也不是每一家都勸退的。遭他勸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中老年與單身漢。

此時,章曉夜剛剛接收這棟樓房的繼承才一周不到。章曉夜不願意樓房留著一些中老年人與單身漢,他更樂意留... More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畢生於北京的協和醫科大學,現是北京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婦科的付主任醫師。記得大學畢業分配時的臨床實習,自己的志向是內科。可分配到醫院時,確通知到婦科報到。

我當時的觀念是一個大男人在婦科工作,天天為女人檢查那裡。在朋友和親戚面前很沒有面子,加之我對醫學的興趣不在婦科...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