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畢生於北京的協和醫科大學,現是北京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婦科的付主任醫師。記得大學畢業分配時的臨床實習,自己的志向是內科。可分配到醫院時,確通知到婦科報到。

我當時的觀念是一個大男人在婦科工作,天天為女人檢查那裡。在朋友和親戚面前很沒有面子,加之我對醫學的興趣不在婦科... More

我叫凱莉,我們是第七代移民美國的黑人後裔,我與丈夫一起住在紐約的布朗克斯區,我是一所高中學校的老師,具體是哪個學校的,當然不能告訴你們了~我老公叫庫什,他在投資的金融機構做理財服務,我們育有一個帥氣的男孩子,目前也在我教書的學校讀書,他是上天賜予我們最好的禮物,哦~抱歉,好像偏題了... More

上週一個人在的市區街頭,想說找家指壓店推一推,可是在逛了半天隻看到幾家「愛X蘭」「美X蘭」之類俗俗的全套店,連個像樣一點的美容指油壓都沒有,心中正為苗栗的男人感到難過時,忽然看到一家很獨特的店面,淺色原木的裝潢,大片透明的玻璃櫥窗裡排著一列列的精油瓶罐,招牌上寫的是「XX香精油專賣店」... More

十月了,是一個秋風掃落葉的季節,但往往就是這樣的季節會帶動曾經的心弦,過往的旋律會隨著風的飄零,散落的記憶慢慢的拼湊,回憶那曾經的憂傷。

其實寫過真實經歷的都知道,回憶其實是很傷情的一種陳述,只是思來想去還是提筆寫下曾經的邂逅。

在寫之前我想和一些朋友說道說道。有些事情你沒有... More

我婚后生活比較單調,因爲在機關工作,平常的感情生活也很刻板。加上老婆是文盲,不怎麽懂得風情,我們的性生活基本上是例行公事式的。想來,爬上去,稍微撫摩一下,有水了插入進去,直到完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達到高潮。記憶中,好象每一次她都很忘情,很多時候也瘋狂得很。但是,我總是感到不滿足,心... More

高中畢業後就到一間打金工場做學徒,自從出了PSP遊戲機後,我經常帶回工場炫耀。

那天吃完午飯回到工場,其他同事還未回來,我如常拿出玩遊戲機格鬥遊戲。

自己的格鬥遊戲練得不錯,工場內已經難逢敵手。

我正想著等等玩格鬥天王時要選甚麼人物好?

若是選草薙京,那得好好磨練磨練自...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