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繡花自從和我發生了第一次關係之後就開始瘋狂的喜歡上和我做愛,再加上我不停的暗示她可能會和她結婚,她越發喜歡和我在一起,不過畢竟是有過不同經歷的人,還沒有完全沈迷在肉慾當中,我們只在週末相聚,只一起過週末,平常都不來往,直到相識第三周發生了一件事情,徹底讓她陷入和我的肉慾不能自... More

我們工作組居住的這家賓館距離我們這次進駐的單位很遠。據他們領導講,這家賓館可以說是他們這裡條件最好的,也是當地政府的招待所。選擇這裡主要是為了能讓我們休息好,另外這裡也比較安全。

這話現在看起來不假,雖然這家賓館大堂掛著三星標誌,在我看來這裡評個四星綽綽有餘。最重要的一點是這裡確... More

「去、今天又是下雨天,真不爽啊。」我怒視著陰霾的天空,獨自發著牢騷。

荒木博是我的名字,現年二十三歲;高中的時候就開始鍛練柔道了,不過在這段時間中,曾經中斷過,如今正預定升為三段。

今天是練習之日。昨夜在家裡洗柔道服,原本是希望到早上即可晾乾的,不過終究因為中央氣象局的測不準... More

我在家處理業務弄了通宵,第二天睜著一雙迷糊睡眼到公司去,走進公司大門,看到一位短發女孩子安靜的坐在接待廳里,由於隔著雕花玻璃,隱約間只覺得那個女孩個子不高,微微低垂著頭,看不清臉孔,穿著寶藍色的及膝裙,我以爲她是來應徵的,也不在意,走入了我的個人辦公室。

我才坐下點了菸,想趕緊處... More

最近,我沈迷了網咖遊戲,每天一下課,就跟愛玩線上遊戲的同學,一同在網咖打通霄,不過我跟他們不一樣的地方是,我是個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標準的單身宅男。玩了1個多月之後,我發現女友小怡不太對近,原本每天都會固定吃個晚餐,慢慢地下課她都沒打給我,反而變成我打電話給她,她會跟我說,叫我安心... More

收舊衣老伯的家就在我往社區圖書館的路上,因為沒有改建過的關係,老伯家反而是社區裡少數還有庭院的平房。自從老伯腳受傷後,社區裡的人因為體諒他的不便,都把舊衣直接送到他家。我雖然很久沒送過舊衣,但每次經過老伯家,還是會看到圍牆裡堆得很高的舊衣箱,和從舊衣箱後面露出來的老式平房屋頂。

...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