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胡本興是外地人,但在山海關這一帶當兵七年,退伍後又在這裡工作,所以他對周圍很熟悉。這一帶的農村都很窮,軍隊養雞場拿國家工資的職工就成了四周村子裡姑娘們的追求對象,能說能幹的胡本興更是眾矢之的,但本興從來就沒看上那些土裡土氣的姑娘。這樣幾年過去「小胡」變成了「老胡」,他還是一光棍漢。More

一建生今天格外高興。

電站新設備的安裝調試,提前了兩天完成,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更高興的是,今天妻子打電話來,告訴他她已經懷孕了。

建生幾乎不敢相信,因爲婚後他們一直在避孕,看來避孕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

而對于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建生來說,這個意外還是令他非常驚喜。

<... More

七月份的時候,我開著自己的車子到花東一帶旅行。行程一路由南往北前進,玩遍了沿線的各各景點,也享受了不少的海鮮大餐,直到第三天上午驅車來到八仙洞附近,才驚覺車子的裡程已到了該進場保養、換機油了,只好就近找了間修車廠保養。

接待我的是個高約一百七十公分、年約三十歲,身穿連身工作服、皮... More

民康是我高中時期的好友,連續三年都同班。我沒兩天都會往他家跑去,表面是探訪好友的關係,事實上不是為了要跟他比電腦遊戲,更不是為了討論工課,而是因為民康的那位美麗動人的騷妹妹。

家敏小我們不到兩歲,由於外貌條件很不錯,所以至國中時就已經接了不少平面廣告模特兒的工作。老實說,他們的家... More

(上)舞會風波
明天是元旦,今晚學校舉辦元旦通宵舞會,一下課,我就來到女友家。女友小璠,高中畢業後就進了一家外商獨資企業打工,我和她是在學校的舞會認識的。小璠排行老二,姐姐小素和小璠在同一個企業上班,小素干會計,小璠干業務。妹妹小婷還在上中專,她的男朋友還是我介紹的,和我是大學同... More

一天的工作終於完成,我帶著疲乏的身軀回到家裡,多年來辛苦經營的貿易公司為我換來了這間房子和財富,但代價是感情仍是一片空白,不是我的要求高,我亦曾試過擁有過數段情,但最後都無疾而終,每晚洗澡的時候,看著鏡子中的我,雖然已年屆三十,但身裁仍是那麼地好,胸前的雙峰仍是那麼堅挺,小小的纖腰...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