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時間、地點不明,只知道這裡大概是一個類似會議室的所在。

會議室中央有一張長長的橢圓形桌子,這時在桌子的其中一端,正有三個人在圍坐著,似乎正在等待著甚麼。

這三個人都清一色穿了一件類似牧師、修道者所用的白色長袍,而袍子的後面都有一個圖案:那是一條盤坐著而伸高了頭在吐著舌的蛇,蛇... More

最近沒什麽事情,也很少去fl玩,心裏憋得很,又不知道怎麽發泄,於是就去文峰做個按摩。我很久就是文峰的會員了,原因很簡單,因爲我比較喜歡穿絲襪的女人,文峰的美容師夏裝都是穿絲襪的,她們的制服是不怎麽樣,紅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但是穿的絲襪倒是很迷人的。也就是這個原因,我才加入了文峰的會員... More

一個人的人生,命運是由自已來掌握和主導的,而我呢?卻在爲自已導演著一幕悲傷屈辱的人生,一個轉折點過后,便忘記了過去所有的理想與現實,很多人都說,把自已內心真實的一面表達出來吧,這樣,你的人生路也會更加真實一些,可是我,可以表現出我內心真實的一面嗎?需要偷偷摸摸的事我全干完了,需要僞... More

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銷售,每天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沒有正經的工作流程,我的任務就是搞定客戶,搞定項目。

每天主要的工作時間實在晚上六點以后,先在餐廳酒桌上,再到夜總會包間里,周而復始,看似風光,實則乏味。

老婆芳芳跟我結婚已有一年,對我每天出入歡場頗多微詞,說起來芳芳對歡場也不... More

第一章:初識冰冰

2006年對我的事業而言是幸運的一年,這一年我從一個小小的銷售代表做到了主管進而做到了區域經理,短短半年間連升兩級,心情自然是歡暢的,人也意氣風發起來。干的是我自己就喜歡的工作,雖然累,但覺得值得。

不過隨著事業的發展,有一個問題越來越嚴重的困擾著我,因爲工作的緣... More

看到很多人都把自己的經曆寫出來,很好奇。

本身也活到27歲還未婚,但是已經不是處女四年,想想不算早吧,隻是覺得自己骨子裡太不安分,回首往事,在這裡留下印記,裡無它目的。

請罵人者避免,隻是個人故事而已。

第一次。

22歲之前根本不知道孩子從哪裡生出來,不知道YD是用來性交...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