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小時候家里非常窮,爸爸在一家國企上班,效益非常差,媽媽下崗在家,唯一的經濟來源都靠爸爸的工資,所以我滿18歲以後就開始踏上勤工儉學之路了,下面的故事也和我的勤工儉學有關。

我在一家模特演出公司做助理,說起來是助理,其實就是在演出前後幫模特去買些吃的喝的用的以及在她們閑暇是打點一下... More

前年春天我家買了一輛富康車。從那以後我家三口,有時還帶上孩子的爺爺奶奶,經常利用週末休息的日子開車到我家四周的風景區旅遊。署假快過完的一個週六的上午,兒子要去少年宮學畫畫。週五晚上我和老公說:「明天不能開車出去玩了。」老公說:「明天咱倆去一個新地方玩。」我說:「兒子呢?」他說:「就... More

其實,小艾、小武、輝和我四個人能成為好朋友,是很多人都難以理解的事。因為我們四個人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情:

小武是個設計師,是那種站在潮流頂端的男人,他平時的言行都很放肆,喜歡到處尋歡作樂,反正憑他的外型條件,在酒吧裡要和他上床的女孩子有的是;

如果說小武是年輕氣盛的太羊,那麼輝... More

度過了盲目蠢動的青年時代,我漸漸步入在外人看來應該是比較穩重的青中年時代,那年我不覺已經30歲,生命在我的眼離好象變的色彩少了許多,每天被人情、交際、社會、家庭搞的暈頭轉向,性格里的棱角也越來越圓潤,可是骨子里的浪漫依然存在,只是多了一份圓滑和成熟。

我因爲下崗,獨自在zz,在一個... More

『阿∼∼慘了,這麼晚才回家。』翰翔一邊說著一邊趕忙跑到自己的車旁,突然間看到路邊的椅子上躺了個女人,翰翔走了過去想叫醒那個女人。

「小姐,小姐,你睡在這很冷而且很危險的喔。」翰翔一邊搖著女人的肩膀一邊說。

「唔,我沒醉∼我還要喝。」

「小姐,你喝醉了拉,你住哪?我送你回家... More

晚上沒什麼事做,到新浪聊天,通常在聊天室裡的女人都很矜持,和幾個女孩有一搭無一搭的聊了幾句,覺得索然無味。點了一個叫風情女人的名字,問了句好,她很快回復,問我好……她很乾脆的回答是,其實我不太善于在網上聊天,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並且很少有人很真誠的面對。接下來我們相互介紹了一下自己...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