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和美君相識一年,拍拖接近九個月,每次都只是拖手,無法再進一步,弄得我接近失控。

最近,在公園幽靜的環境下,我終於得到她的初吻,也是我的初吻,我們硬生生的碰在一起,卻是十分滋味;之後,我們試過擁抱、擁吻、撫摸……但!她始終不肯讓我脫她的衣服,最後一關自然也是堅守如固,我真的希望一... More

我叫許貝,26歲,研究生畢業一年,因為個人原因,不想離家太近上班,於是我參加各種考試,考上了隔壁縣的單位,單位恰好在縣裡的鐵路附近。

由於沒有住的地方,只好租房住。

找了幾天,就在附近的老舊小裡租了一間兩室一廳,這是個挺老的小了,都是小面積的樓房,一進小感覺到好像到了十幾年前... More

糖糖是我在臺北一家CLUB認識的小姐,已忘了是幾年前的事了,只知道那時的臺北市長是陳水扁,記得那天是星期六,我臨時被公司派去臺北出公差,處理完公務後已經是晚上六點多,於是我決定在臺北玩一天,星期日再回高雄,反正只要拿發票回去報公帳就行了,會計小姐跟我很熟,飯店錢也不用我出。

我來到了... More

幾年前,也就是在零三、零四年的時候,我從外地來到上海。

經過親戚的介紹和疏通,加上我自身的條件也不錯,進了一家外國航空公司駐滬辦事處工作。

其實這份工作並不像很多不瞭解這一行的人想像的那麼好,可以整天西裝領帶的出入高級酒店,上下班都配車,拿著很高的月薪。

當時,我剛進這家... More

老婆出差,一個人在家。平常看A片都是趁老婆睡著偷偷的看,今天可在客廳蹺著二郎腿看了。看著看著,老二抬起頭了,嗯,真興奮。

才開始用雙手安撫我的兄弟,忽然一陣門鈴響起,老婆的死黨秀秀在門外,叫著「心怡…心怡…」,天啊,我急急忙忙關上電視,清了清喉嚨,「喔,來了…,心怡出差了…」一邊... More

因為公司業務的關係,我要幫新入職的同事們安排住處,一線城市租房成本也很高,所以大多數都是安排在廠房改造的白領公寓。

這種白領公寓,在辦公室會安排人值班收取房租,辦理退租手續,機緣巧合之下,我就認識了這個九九年的嫩妹紙。

她名字裡有一個敏字,就喊她小敏吧,個子不高,應該就一米五...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