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這次來港老同學的聚會中,我可以和嫣嫣久別重逢,實在太興奮了。

高中畢業以後才第一次見面,一別就是十二年,雙方都是已經三十歲左右了。當時在內地就讀高中三年級的時候,我和嫣嫣曾經是一對戀人。然而畢業之後,時隨景遷,嫣嫣讓父母作主嫁給了一位港客的兒子。而我也和另一位同事結婚了。

我... More

「XX街3號……」

我自言自語騎著車,一手抓著紙條,尋著紙條上草草寫的地址,沒多久,就讓我在一條看似別墅區的社區裡找到了。

「住得這麼偏遠,看來不是鄉下田僑就是有錢大佬。」

我心中想著。

我是N大三年級學生,想當然耳,家教是免不了的,只是頭一回接到這麼偏遠地方的Cas。... More

大學的時候,我做了一份家教。

有一次,我去家教的時候,只有男主人許先生在家。我一進門,他就關上了門。

許先生說,「小雯,你陪我做一次,我給你一萬塊錢。」

我嚇了一跳,站起身來想逃跑,可是許先生撲到我的身上,把我壓在沙發上面,我想用手推開他,可是許先生力氣很大,我根本掙不脫... More

真是無巧不成書。

那天和女友吵架,大吵,絕對是她不對。

我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

走在大街上,我倒迷茫了,我該去哪?我剛畢業,上賓館太貴了,想想自己太衝動了,都這麼大了,還玩「離家出走」,現在回去了,面子往哪擺?最後沒辦法絕定去網吧通宵。

為了革命徹底,我關了手機,... More

序言:蕙如:是班花也是班代.

阿忠:是我的死黨.常常帶一些驚奇的東西.色胚一個.

阿健:我是班上的萬能博士.無論是文.是武都能用上.

在學的日子快結束了.離畢業只剩兩.三個月.今天惠如來跟我說.需要我幫他做畢業簡冊.要用電腦繪製.我說可以啊!

我家裡有繪製的程式.就問她晚上方便來我家裡嗎?她也毫... More

天氣好熱噢!上課的人也依舊很少,大部份的學生不是去網吧吹空調就是在寢室睡覺覺,即便是來上課的也是趴在電風扇下動也不想動,整個上午唯一還有精神動來動去的人就只有一直我邊上摸我大腿的小陳了。都怪他,小葉又在教室裡淫蕩的高潮了三次,連最後的一套裹胸和小內褲也被他拿走了。

討厭,最近送了...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