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着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父親是個律師,工作很忙,加之母親身體不好,住在醫院。所以基本上誰無暇來管我。常常只能一個人跑去小飯店吃飯,漸漸的沒有胃口,有點厭食,越來越瘦弱。一次去醫院看母親的時候,母親看見我的樣子,哭了,父親的眼圈也紅了。

那時的老師是隔壁班的班主任,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可能也不會知道有我這樣... More

「老師,晚安。」小女孩走進了練琴室。

「最近練得怎麼樣了呀?」我把視線離開書本,抬起頭看着她。她穿着白色的洋裝,及腰的長髮像瀑布一樣的垂下來,像個小公主似的。

「還是會彈錯呢!」小女孩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多練習就會熟練了。」我拍着她的肩安慰。「妳現在練習看看。」

小女... More

(一)夢境

當我感覺快要硬挺勃起時,突然出現了一個美麗而又讓我覺得熟悉的面容。

當我還反應不過來的時候,她已經俯身埋在我雙腿之間,握住我的雞巴含入小嘴了。

那一瞬間的快感真是叫人血脈噴張,誘人的櫻唇不住的吟含那根大棒子,不斷的吞吐著,反覆對我的那話兒不斷的舔舐吸阭、深淺啜... More

當雯雯遇見美麗的淑蕙時,她感動的屏住呼吸,幾乎留下眼淚,她從沒見過像淑蕙那樣美麗動人的女人,自認識她以後,不管是黑夜或是黎明,她腦海里經常充滿一些與淑蕙在一起的美好憧憬,雖然她們之間還有一些問題要克服。

在學校里,淑蕙是負責教導雯雯班上有關「人格性向發展與心理精神分析」學的專任講... More

我叫阿宏,是個中學生,今年應付公開試。我的成績一向名列前茅,校內考試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很多老師都說我能考上大學,父母也不曾擔心我考不上大學。事實上,我個人也非常渴望考上大學,聽許多師兄姐說大學生活非常自由自在,又可以住宿舍,跟三五知己痛痛快快玩通宵,想起就興奮... More

第一章

她眼淚婆娑,雙腿大張著,以無比淫靡的姿勢,迎接男人火熱如鐵的不斷撞擊。

啊……不要了……用力到幾乎泛白的手指,緊緊摟住了男人的頸部,像將要溺水的人一樣,細細顫抖起來。

三十八層的高樓頂層,距離的概念早已拋諸腦後,清風吹在臉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覺,陽光掛在天邊,亦顯得好...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隨着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