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那日令狐衝與任盈盈葬了岳靈珊。

二人在墳前拜了幾拜。

站起身環顧四周,衹見四周山峰環抱,處身之所是在一個山谷之中,山前一池碧水,樹林蒼翠,遍地山花,枝頭啼鳥唱和不絕,是個十分清幽的所在。

盈盈道:「咱們便在這裏住些時候,一面養傷,一面伴墳。」

令狐衝道:「好極了。

... More

序 章

話說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間,山東省東平府清河縣中,有一個風流子弟,生得狀貌魁梧,性情瀟灑,饒有幾貫家資,年紀二十六、七。這人複姓西門,單諱一個慶字。

他父親西門達,原行走川廣販賣藥材,就在這清河縣前開著一個大大的生藥。現住著門面五間到底七進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騾馬成群... More

一日午后,黃蓉正側躺在柔軟的床上,一只手托着臉頰閉目養神。

只聽門外一人喊道:「郭夫人,您的茶來了。」

「進來。」黃蓉應道。

進來的人叫做王成,是一個十分機靈的年輕人,由于北方戰事的關系,使得父母雙亡,于是他便來投靠住在襄陽城的爺爺-王鐵,剛好王鐵是在郭府里幫傭的,所以郭... More

序:做人不可許下永諾,因為未必可以一一實現,不過,有時人到危急關頭,就任何事都答應,但危險一過,就會將承諾拋諸腦後,文中的婦人得到驢子相救後但踐諾,還恩將仇報,於是就出現了以下匪夷所思的事情…。(一)

古道西風,一個廿六、七歲,身穿孝服的婦人,騎著頭驢子,踟躅前行。

婦人蹙著... More

話說康熙封韋小寶做欽差大臣,送公主出嫁到雲南。

這一日到了鄭州,盛宴散後,建寧公主又把韋小寶召去閒談。韋小寶怕公主拳打腳,每次均要錢老本和馬彥超隨伴在側,不論公主求懇也好,發怒也好,決不遣開兩人單獨和她相對。三人來到公主臥室外的小廳。其時正當盛暑,公主穿著薄羅衫子,兩名官女手執團... More

「師兄……不要……啊……」細細的呻吟聲是從「閻門」的第五弟子「牟玉」的閨房中傳出的。

馨香整潔的閨房中,紅眠床正不住地搖動着,羅衫和紗裙散落在地上。繡帏之中,玉兒的雙眼緊閉,榛首後仰,修長的雙腳被架在雪白的雙肩上。紅色的肚兜已經被扯開,無力地垂在身側。雪白的皮膚上,泛着汗水及紅潮...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