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由賈平凹《廢都》摘編
山村野老 一九九八
……

莊之蝶讓唐宛兒坐下,說道﹕「你是有福的,就你這長相,也不是薄命人。過去的事過去了。現在不是很好嗎﹖」

唐宛兒說﹕「這算什麼日子﹖西京雖好,可哪裡是我長居的地方﹖莊老師你還會看相,就再給我看看。」

婦人將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伸... More

紅的、白的、黃的百花相互爭簇在庭院的四周、華燈高掛一片綿繡氣象,顯得這大戶人家氣派非凡。

這是我舅舅的家,不過比起我的老家卻又差了點,但是舅舅在這省城裡可是數一數二的大富。他有今天的成就,也得要感謝我的爹爹。

爹爹以讀書人的身份改行做生意,沒想到卻大發利巿。舅舅就是靠著爹爹的... More

一、寡婦欲情

一彎新月初上,野林群馬倦飛,均回巢裡休息,道上野花隨風飄香,涼風送爽,令人精神為之心怡神朗,這是一幅夷末晚景。在香港半山區的姻緣路上,正有一對中年情侶在竹林野草叢中,摟作一團,初時他們說些情話,後來說到情濃處,互相撫弄身上的器官,因此醜態百出,倍加情動的蠢動起來﹗More

聲明一下,這是全文了,原稿是朋友提供的,我只是用來練習打字,原稿大概非常古老,有些字是我猜的,若有不符原文請見諒。

原稿提供者不喜出名,要我不提,你們自己猜!哈!猜到有獎,我最近OCR了一本書,花的時間比這篇雖少了很多,但字數卻是2.5倍,等元元安靜一點再貼出。

從六月十八日每天打約... More

(一)

從前有個少年,姓令狐,名韓樾。家裡雖然是做生意的,長得卻是眉清目秀,平時也有學人吟詩作詞,對彈琴更是有一手。這天他到了京城來遊玩,騎著一匹駿馬,不知不覺的已到了郊外。

這時下起雨來。韓樾看見有一個美艷的年青婦人,騎著一隻漂亮的小驢子,有時走在他的前面,有時候卻又跟在他... More

大家好!隱者我又來排版了,這麼精彩文章,若沒有好的排版,總覺得缺少了些甚麼。希望讀者滿意。
——————————————————————————–

(一)

俊才是一位年輕高大有為的青年,這次帶著公司女職...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