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楊過先牽著龍兒的手來握住他的大肉棒來上下的套弄,接著用手輕揉著她的一對巨乳說:「龍兒,等會要用這個幫我洗澡喔!」

「主人,人家不會呀。」龍兒不解的回答著楊過。

「妳放心,這是很簡單的喔,讓我來教妳吧。」

說完楊過就帶著龍兒出了浴池。接著在地上鋪了一條大毛巾,並且用雙手將龍... More

清末民初,廣州寶芝林醫館。

大廳中熙熙攘攘的佈滿了來看醫就診的人,幾個寶芝林的夥計也是來回奔波忙的不亦樂乎。

最近的廣州也不知道怎麼就興起了一股瘟疫,雖然不是特別的嚴重,但受影響的人也不在少數。

由於人手不夠,豬肉榮也放下了手中的生意,跑到寶芝林來幫忙,算起來也有三天了。More

這是一個秋高氣爽的下午,太陽從蔚藍的天空中,射下柔和的光輝,和風徐徐吹來,不時吹起幾片落葉,那落葉隨風飄呀飄的,盤旋不已,輕巧地落在地面上。

這時座落在洛陽城的一處上,在一廣場的後面,是一座寺院,山門口高懸著金漆已微微破壞的門額,上面刻著「太元古堡」四個尺許大金字。

今天正是... More

董卓用一雙充滿著欲望和饑渴的目光重新審視著二喬,大喬分明已經受不了春藥的折磨,號叫起來:「……快……快些……」

董卓哈哈笑道:「你是在求我嗎?蕩婦!」便一挺陰莖,就著大喬的第一次高潮的淫水插入大喬體內。大喬感覺陰道內仿佛一下塞入了一根鐵柱,畢竟這麼大的陰莖不是誰都能體驗到的,大喬... More

項小龍自隱居過後,過著神仙般的生活,左擁右抱,盡享齊人之福。

如此過了數年,他的兒子項羽也16歲了,已經長大成人了。

塞外,風光如畫,遠處只見遼闊的草原上,一少年正騎著駿馬飛馳而至。

近來一看,見他五官工整,肌肉發達,雙眼靈活而有力,雖稱不上是俊男,但獨有的剛毅神情,無形中滲... More

雲中鶴把迷魂香放入室中,秦紅棉忽然聞道一股甜香,心知不妙,急忙站起,但已經晚了,一陣頭暈目眩,昏倒在地上!

雲中鶴彎腰抱起癱軟在地上的秦紅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秦紅棉那嬌麗的粉臉上親了幾口,把秦紅棉放在床上,就要扒去秦紅棉的衣裳,忽然轉念一想:玩一個無知無覺的木頭美人有什麼意思...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