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一夜情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在一次的午餐時間,我、美蘭,艾莉卡及茹莉,四人在一起用餐聊天,茹莉說了她前些時間的經歷。

茹莉有天,去參加學姐的婚禮,並當伴娘,她跟這位學姐,感情很好。結婚典禮結束後,新娘要換禮服,請茹莉進去幫忙,茹莉也換掉伴娘的禮服。當茹莉幫新娘換禮服時,脫到只剩下內褲時,新郎進來了,茹莉就搓... More

衰衰衰衰衰!她真的、真的、真的超級有夠衰!

辛苦打工存下來準備要去隆乳的錢,居然倒楣地被扒手偷走了,氣得夏慕心窩在PUB喝酒洩恨。

喝得醉醺醺的夏慕心,顛顛倒倒地晃起身子,突然,一個頭暈目眩、腳步不穩,撞進一個男人懷裡。

唐季亞自然地扶住就快癱倒的夏慕心。搞什麼啊?自己最... More

第一章禁忌
最近,我回憶起和媽媽在「那個夏天」。

「你還記得多少呢?」我問媽媽。

「嗯,」媽媽還是以那慈祥嬌柔的面容笑著說︰「幾乎每個細節都記憶猶新呢!」

「是啊,」我也笑著說說︰「要忘記那些事是很困難的。」

「每個細節都還記得……一個美妙的回憶……」媽媽揚起眉毛說... More

我終於做了,老公離開了快一千個日子。空虛寂寞,在老公一走了之後,沒有一天不是痛苦的活著。

多少次想走出去,去尋找另一個春天。奈何世俗的壓力,我卻步了。雖然老公在我身邊時,有不少次想一嘗出軌的滋味。但想歸想,卻沒有機會。老公走了,反而心理上的因素,使我卻步。想到兒女對我的觀感,想到... More

這一篇的故事發生在我大二升大三的暑假,我只有升大四那年的暑假才留在屏東,過去三年只要放長假都會回桃園。

暑期工讀幾乎是每位大學生必經的過程,一方面可以賺錢另一方面可以藉由工作機會認識更多一起打工的妹,當然要選對地方。

這次打工的地點就是桃園市YESKTV裡面,我在裡面當夜班的服務生,... More

張涵今年35歲,由於情竇早開,18歲就和一個男人破了身,19歲生下一個兒子,生下兒子之後,被那個男人拋棄,之後張涵就肚子一人帶著孩子生活,好在父母比較富裕,張涵倒是衣食不愁。之後張涵經過了兩段婚姻,第一個老公老宋主要是看到張涵比較漂亮才和她結婚的,結婚後的一段時間,對張涵母子也很好...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