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乳溝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紐約的一個深秋夜晚,一部小貨車促促地停在唐人埠路邊,陰暗的街燈下祗見六個人影推推攘攘的走進了某餐館的地窖裡。

當地窖裡昏黃的電燈亮著,祗見三個凶神惡煞的大漢把另外三個披著大衣的人推到了角落,令他們蹲在地上。這三個大漢是紐約黑社會福建幫的打手,專門替他們幫會綁架從大陸偷渡來美國的同... More

(一)

我參加外拍已經有三年的經驗了,從最早的跟團,到後來的約拍。兩年前參加外拍團,當時是拍時裝團,MD是小穎(化名) ,一開始就很欣賞小穎清新的外型,後來有拍小穎的機會我都沒有放過,拍完後都因為分享照片而偶有聯絡。

外拍從以前的時裝、學生服、和服然後到Cosplay、護士服又轉變到泳裝、內衣... More

我是一位所有年輕的種馬們形容為「辣媽我愛」的那種成熟豐滿的女人。我42歲,一位家庭主婦。可以這麼說,我看起來就像30歲的女人,因為我經常運動,所以顯得很年輕。我每天都去運動,比如打網球、游泳、騎自行車和打高爾夫球。我的丈夫有一份高薪的工作,所以我能夠做到這一點。

我們在高爾夫球場... More

在我們的鄉間,和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性關係,就叫做「勾佬」,這樣的事情我根本沒有想到會在自己的身上發生,這就是我要寫這篇文章的原因,也是我的親身經歷。

我叫陳玉清,今年已經33歲了,十年前和丈夫陳朝陽結婚,他是一個單位的科長,人還不錯,長得還可以,比我大3歲;我自己在銀行工作,在單... More

放學後,由於媽媽的公司離我學校不遠,我就常到那兒去,反正回到家也沒人。

更況且媽媽工作處的那些姊姊和阿姨們,個個都穿得很時髦和曝露。

我九常悄悄地以眼尾去瞄望她們白嫩的小腿,偷窺著她們的低胸衣領間露出的乳溝。

還有一部份的前衛姐姐們,甚至連胸罩都沒穿呢﹗母親尤其喜歡顧用這... More

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經過二個多月的辛苦,新居裝飾工作算是初步完成了。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一會兒,「咣咣咣」,傳來敲防盜鐵門的聲音。剛剛來,我的新...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