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乳沟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那天我正在睡觉,迷迷胡胡当中听到妈妈在叫我起床上学,但由于昨晚功课太多很晚才做完,比平时迟了睡觉,此时的我只想睡多一会,唯有应了一下,接着妈妈也出门上班了。

当我睡醒一看时钟,天啦我己睡迟了一小时,我急忙穿好衣服,抓起书包想赶到学校去。

当我走出房间时,突然听妈妈的声音从门外... More

有一次跟一个旅游团出去旅游,由于活动内容多为爬山,看风景,所以参加的多为像我们这种混身是劲的年青人。

不锻练好身体,晚上做起事来哪有劲呀?到了集合点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参加的都是年青人,有好多是像我这样,小两口一起来的,其中不乏美女,只是有护花使者在旁守护,加上阿晶跟在身边,我也... More

婚后这两年魏馨雅总觉得自己的情欲越发的敏感,曾经在床上才能体会得到的那种让人眩晕、兴奋和精疲力竭的性高潮,现在无论在何种公众场合,只要心里有了欲望,稍微收缩些阴道肌肉或者夹夹大腿,那令人浑身酥麻的快感和小腹下温热的春潮便如刚刚下单的网约车一样准时如邀而至。

此刻的魏馨雅便觉得自己... More

偶然的一次出差,使得我的人生更多姿多彩。

年初的时候因为公司的业务发展的需要,派我和两位业务部门同事一起出差进行系统操作培训工作。

对了,忘了介绍了,我叫黄天明,从事计算机开发相关工作2年了,怎么说呢,还算是相貌堂堂吧。

同行的两位同事,男的叫杨明亮,和我是老乡,身高17... More

小茜打电话来说她的电脑坏掉了,她家是在一栋大厦里面的五楼,我经常来这里接她,所以很快地就来到她家门口,按了下门铃,她姊姊来开门。她姊姊带我来到她房间后,就回到客厅里去,我等到小茜开门之后,就一起进到房里。小茜跟我说:〞昨天电脑还好好的,但是今天不知怎样,怎样都没有办法开机?

〞我... More

“喂,是哥吗?……………”电话那一端传来熟悉的声音,可是这声音听起来在颤抖,让人一听就知道刚刚哭过。

“是小媺吧,怎么啦?妳不是才刚刚毕业吗,找到工做了没啊?”我试图岔开话题,让她不要再伤心,不过我发现不但没用,反而让我觉得自己好像白痴!

“…….阿杰….阿杰他不要我了!……呜…..”这下好了,我最...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