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人妻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有很多关于借种的文章,但基本都是作者意淫编撰出来的,情节和过程都很不真实,把借种写成了淫夫荡妇美妙的性交行为,这也不能怪作者,因为没有真实的经历是写不出真实的故事。

借种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而且大多发生在亲朋和好友之间,我的借种经历发生在一年前,和妻的闺蜜雯发生的,是实实在在的... More

车对于大家来说是个蛮普通的交通工具。对于我自己,在印象中和汽车、轮船、飞机也没太大差别,都是从这里到那里,仅此而已。没想到狗血的剧情却是从这里展开。

火车缓缓驶进站台,停止。乘务员打开车门,我提着包跟着人流检票进入了车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过道边面朝上车的方向,放好行李坐下。因... More

朝兴失业好几个月了,因为不满上司的小动作,一时负气离开了工作十几年的公司。满以为凭自己在业界的经验,很快就有新工作,却不料遇上不景气。接连几个月,到处碰壁。渐渐消沉起来。每天除了接送小孩上幼稚园外,便在家里发呆。幸好妻子桂琴在医院工作,收入不错,一时还不至于为生活发愁。

如同这几... More

我老婆应该算是一个很奇特的人,经历很复杂,高中的时候勾引过体育老师,上了大学又去坐过台,当过小姐,工作了1年就去德国留学,期间开了很多洋荤,拿了硕士回国进了外企,干了几年成了高管。

这期间还一直兼职接客,倒不是为了钱,实在是习惯和喜欢这种生活方式,为此还单独租了一个一居室。但是她... More

公司于外县市标到了案场,由于经费不足因素,两度的老板私下同我沟通决定只派一名主管坐镇指挥,公司并租了宿舍及小型办公室,就这样感觉被发配边疆的来到了新竹。~内容百分百真实~

就任第一天真是有够折腾,拖着疲乏的脚步回到了宿舍,稍为的整理了一下行囊,冲个热水澡,打开电视~靠!!第四台还没牵好... More

当我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他只说了一个字:“你!”

对于一个风烛残年、病入膏肓的老人来说,这也许是他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也许是他期望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于是,我下定决心,不管多么大逆不道,我都要帮助他实现他最后的愿望。当年,他是一个50多岁孤苦的拾荒老人,我是一个出生才几天的...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