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做爱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阿杰与彩芸结婚4年多,婚姻生活尚属生活美满,惟在阿杰心中一直有一个不敢告诉彩芸的秘密,那就是阿杰从小对于”乱伦”这件事情一直存有幻想。阿杰小时后曾经多次偷看母亲及姐姐的身体,对于年纪大的女生始终有极为高度的兴趣。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阿杰渐渐对于这件事情已经渐渐放弃,甚至不抱任何希望啰... More

那天我正在睡觉,迷迷胡胡当中听到妈妈在叫我起床上学,但由于昨晚功课太多很晚才做完,比平时迟了睡觉,此时的我只想睡多一会,唯有应了一下,接着妈妈也出门上班了。

当我睡醒一看时钟,天啦我己睡迟了一小时,我急忙穿好衣服,抓起书包想赶到学校去。

当我走出房间时,突然听妈妈的声音从门外... More

有一次跟一个旅游团出去旅游,由于活动内容多为爬山,看风景,所以参加的多为像我们这种混身是劲的年青人。

不锻练好身体,晚上做起事来哪有劲呀?到了集合点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参加的都是年青人,有好多是像我这样,小两口一起来的,其中不乏美女,只是有护花使者在旁守护,加上阿晶跟在身边,我也... More

现今男女滥交的情况虽然非常严重,但我仍然坚守处子之身,待洞房花烛夜才交给夫婿享用。

我自小已经认识夫婿,由小学至中学都是同班同学,大学时他主修医科,我则主修文学。

由中学开始,我们几乎每天都接吻和爱抚,可是我却坚拒褪下我的胸围和内裤,他只有隔衣爱抚我的身体各处,但却未曾真固销... More

大约在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丈夫喝得烂醉如泥,山河扶着他回到我家, 他趁我在厨房里的时候,突然抱拥着我,并将我占有了。

开始的时候,我是有激烈的抵抗的,但是山河从后用手掌掩着我的口,他说 如果我出声,就会弄醒我丈夫,到时就是有理也说不清的。接着,他一手将我的 裙子揭起,还将我的内裤扯... More

我与女友是大学认识的,读的大学在女友家附近,所以都是由我带女友上下课,也因此可以常去女友家拉…说到我的女友呢,蛮可爱的,身高160M,不过胸部比较小,而且五官也没有这么样的可爱,不过因为床上的功夫实在是太令人销魂,所以跟女友一起爱情长跑直到现在…第一次见到小姨子时,眼睛真的是为之一亮,身...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