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偷情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今天天氣可真不錯呀!」

理奇懶洋洋的曬著日頭,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習慣性的摸了摸口袋,那裡面裝著他最珍視的物品──高效迷幻劑。

他希望在這次難得的假期裡能夠找到一個美女來好好打一炮,由於有迷幻劑在手,要實現這個目標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理奇曬了一陣太陽後,站起身走到這棟海濱小... More

被男友帶回房間後,怕被男友發現我下面全部都濕的,我就跟男友說:「阿漢,我先沖個冷水澡,看會不會舒服點。」接著轉身馬上進去浴室,由於北海道旅館都有開暖氣,所以室溫都在25度以上,所以不怕洗冷水澡凍死。

在沖澡的同時,心裡想著剛剛在浴池的事情,那時只穿浴巾給圭伯腳底按摩,給圭伯看到我... More

又是週末,一個同事結婚,中午去參加婚禮,我穿著白色的西服套裝、及膝短裙、白色高跟鞋,一身素淡典雅的打扮很癢眼,同事們紛紛敬酒,雖然我的酒量一向不錯,還是有點多了,離開酒店有些暈乎乎的,感覺像在雲裡漂著。一個人也不想回家,就在外面瞎逛。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上周和蘇瞳約會的咖啡廳,於是就進... More

 

我家住在瀋陽市大東區東面的一個小區,這裡還是一片平房,現在瀋陽的平房已經不多見了,我家的這片平房應該算是瀋陽最後幾個棚戶區之一。聽人說這裡再過個一年半載的也該快動遷了,到時候政府會給一筆錢讓住戶直接自己買樓房,這片平房的人大多數盼動遷都盼得眼睛快紅了,有的人家早已打好了算盤,... More

 

這天。阿健到黃玉燕的店裡幫她幹活,忙完活時,老闆娘已在廚房內忙碌清洗碗盤,背向著廚房門口的她,卻不知阿健攝手攝腳先悄悄的溜到前頭店面去,把店門輕輕拉好關閉,上了鎖才走向回廚房。

黃玉燕做完家事後,轉身看見阿健站在房門外,她走向他面前嫣然微笑︰「阿健……真謝謝你的幫忙……坐... More

夏天是炎熱的。我剛出樓門,迎面走來了一位豐滿的少婦,她是我對門的徐敏姐。

徐姐今年30多歲,是一位醫藥代表。老公是警察,工作很忙,所以經常一個人在家。是一個孩子的母親,雖然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但是仍然風味猶存:一頭烏黑的長髮,上身穿了一件紅色吊帶,兩個豐滿的乳房大的把小小的吊帶背心整個...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