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偷情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老婆上次和情人偷情之後,更是慾火難耐。

我們家附近有一個公園,那裡是一些青年男女的偷情勝地。每當夜晚的時候,往往可以聽見從樹林深處傳來少婦的呻吟、尖叫—

我老婆知道這個消息,當趙學田提出今晚到樹林去「散散步」的要求時,只是羞紅了臉,說了他句「大色狼!」

這晚天很熱,我老... More

我用來寫作的地方,樓下有一間餐廳。平時,我中午都在那裏吃飯。這次因為趕一份稿,不僅不能下去舒舒服服地吃一頓,連午飯都要叫餐廳送上來。

這是間家庭式的小餐廳。除了廚房僱用三兩個夥計,其他一切都由一個徐娘半老的女人和和她兩個年輕的女兒自己擔任。

送飯上來的是大姐瑤珠,年齡二十多歲... More

我已婚,今年三十,妻子自二年前到外省工作我們分居後,為了不使自己難受,便像工作狂一樣天天在忙事做,但還是難受,有時偶爾看黃碟自摸到射精的,前年2 月我學會上QQ了,在網上認識了一女孩,叫寧,談得很投機,後來我們談到了性,沒想到她與我處境一樣,他老公是個小科長,外面有情人,難得與她做次愛,... More

張雅婷是某醫學院大四的學生,她學的是口腔專業,如果她能順利畢業那她將成為一名光榮的牙科醫生了。臨近畢業,學校組織學生們去各大醫院實習。張雅婷回到了自己的家鄉托關系在市醫院參加實習。昨天她已經和市醫院牙科的主任李虎見了個面,李虎是一個五十來歲的老頭,從事牙科近三十年,在本市也比較有名... More

我是一名醫生,事情開始在去年初。當時,我到外地出差,一天晚上應酬回來,剛到賓館,就接到了老婆的電話。她語氣憂慮的說自己生病了,我問什麼病,她不肯說,追問了半天,電話那頭她卻一聲不吭,最後悠悠的說:你回來就知道了。然後就掛了電話。我再打過去,手機關機,家裡座機無人接聽。

我感覺有些... More

(1)小詩今年28歲,163,34C。

三年前嫁給我從小玩到大的死黨°°耀文。

「大衛,晚上有空沒?」「幹嘛?有啥好康的?」「昨晚我丈母娘捉來一隻雞,晚上叫小詩弄個燒酒雞吃,咱們哥倆好好地聚聚!」「哇靠!你丈母娘是不是擔心你沒力氣餵飽嫂子,所以捉隻雞來補你這隻小雞雞啊?」「幹!...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