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傳播小說

我一星期只同姍姍一個晚上,這是因為媚姨考慮到主要姍姍學業為重,但又怕她青春成熟後如沒有一個關心她的男朋友會像其她那些藝術學院的女孩一樣誤入歧途。

雖然如此,但其它時間裡,姍姍常來到我的單身宿舍裡過夜。

我和姍姍在我的單身宿舍已纏綿了兩個多月。我越來越愛姍姍,姍姍是一個完美的女... More

在家我一星期只同姍姍一個晚上,這是因為媚姨考慮到主要姍姍學業為重,但又怕她青春成熟後如沒有一個關心她的男朋友會像其她那些藝術學院的女孩一樣誤入歧途。雖然如此,但其他時間裏,姍姍常來到我的單身宿舍裏過夜。

我和姍姍在我的單身宿舍已纏綿了兩個多月。我越來越愛姍姍,姍姍是一個完美的女孩... More

我爸和我媽都在我們家鄉一家國營大廠工作,我爸是廠長,我媽是醫務室的護士。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我們家就開始富起來了,我爸經常在外面應酬,我媽的衣服首飾也越來越時髦,給我的零花錢也是水漲船高。他們幾乎不管我的學習。在這樣的條件下,我的成績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每況愈下,因此才到了連高中都... More

 

小莊是位美艷絕倫的人妻,今天帶著老公前妻的女兒曉潔來到我的辦公室談談有關合作進軍娛樂圈的事。我的公司是在辦公大樓的7,8,9層,頂樓是會議室、展覽室、活動室等,7、8兩層是攝影和練舞之用。

我的當然是在樓上靠邊采光通透的大型辦公室,有四小間,辦公、會客、小型會議室和休息室... More

年輕的女人被歹徒劫持,生死之間,她中止了反抗,被強暴了……

女人最終從歹徒的魔掌里逃了出來。卻遭遇另一個噩夢。因為沒有拼死捍衛自己的貞操,女人陷入深深的自責;這個消息傳開后,人們的議論和譴責更是讓她抬不起頭來,幸福的家庭也面臨著解體,無辜的她被推向災難的漩渦。

面對歹徒的人身... More

這個姑娘是我小學時期的同桌簡稱YM,我對小學同學的印象不深,因為內向所以中學後也沒有和任何小學同學再有過聯係。但她是給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一個同學。

因為我小時候生活的城市是一個縣城,從未聽到身邊人說普通話,她是我遇見的第一個說普通話的姑娘,雖然此時尚不知什麽是男女之間的特殊感情,...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