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兄妹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這一天,就如平常的每個清晨,我睜開眼來,發現自己年輕的陰莖已經充滿活力。

稍微回想一下,那大概是和昨晚一些火辣辣的春夢有關,雖然說腦子裏已經記不清楚到底夢到什麼了。

一手握住陰莖,一手搓揉胸部,我開始在毛毯之下套弄,想擠出仍旺盛的精力。

「小寶貝,昨晚還玩得不夠,又想要啦... More

這是多年以前我的一段親曆,一次真實的情愛曆程。

記得那年我三十多歲,已婚並有一個小孩,在一家公司做業務負責人。生活處在一種平淡和非常規律的狀況,我和妻子已結婚近十年。感情一直很好,處於一種親情大於愛情的狀態。

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會發生一段難忘的婚外情,但事情還是在不為人所控製的... More

「真慢啊……」

聽著廣播裡周傑倫模糊不清的囈語,我忍不住喃喃自語。

親朋好友當中,彷彿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守時為何物,寶貴的人生不知道有多少浪費在無謂的空等,實在讓人有點鬱悶啊。

「抱歉,阿邦,等很久了嗎?」溫柔甜美的聲音在耳後響起,只見一位長髮嫵媚的美人兒輕巧地朝我走過來。More

「師兄……不要……啊……」細細的呻吟聲是從「閻門」的第五弟子「牟玉」的閨房中傳出的。

馨香整潔的閨房中,紅眠床正不住地搖動着,羅衫和紗裙散落在地上。繡帏之中,玉兒的雙眼緊閉,榛首後仰,修長的雙腳被架在雪白的雙肩上。紅色的肚兜已經被扯開,無力地垂在身側。雪白的皮膚上,泛着汗水及紅潮... More

 

白灼靠在計程車背墊上,丁毅雲慢慢閉上了雙眼,然後舒坦地伸了個懶腰,好像要把那十幾個小時火車的疲勞,在計程車上就解決掉。因為回家以後,他可沒那個耐心,也沒那個能耐忍著不去做某項高強度的體力勞動。

此時,丁毅雲不禁想起家裡,那個三個美麗而又充滿激情的女人:小妹丁莉芝,調皮可愛... More

我叫楊小華20歲,有一個性福的家庭,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的家庭對於性是很開放的,我在18歲的時候就和媽媽發生了關係,而且是在爸爸的指導之下。下面介紹一下我的家庭成員,我的媽媽陳美娜,41歲,是一個婦科醫生,爸爸楊建華45歲,是一個建築師,姐姐楊小麗22歲,上大三,比我高兩屆。她在18歲的時候也被...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