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兄妹小说

当我刚进大学当新鲜人的时候,就被一个同年级的男生锁定,并且开始强烈的追求我,于是很自然的,渐渐地就把该男生当成了男女朋友。而在一次他的精心布局下,我跟他在外面‘不小心’玩的太晚,于是只得找外宿的地方。也正因此,当天晚上就跟他上旅馆,也在旅管里被他上了!

虽然说跟他发生的第一次性关... More

我自问交游广阔,认识很多不同阶层的朋友,这些朋友当中亦有不少是外籍人士,例如渡边一郎便是我其中一个好朋友,因公事与他认识,后来成为朋友,主要是大家兴趣相近,同样喜欢公余时流连于风月场所,做其多情浪子。

渡边一郎和我同是单身汉,他一个人在香港工作,同声同气的朋友不多,遇上我既懂日文... More

重生为女孩、诞生在不同家庭的我,被爸妈取了个十分常见通俗的女孩名。不过前世里我认识一位美丽性感的长腿姐姐、她也叫这名字,所以我虽然在心里吐槽爸妈取名太随意了,但其实却暗暗欣喜、觉得这名字是个好的开始。

这个时代网络还不普及,我本来以为要等到上高中到外地念书、才能跟前世的家人重逢。... More

明朝万历年间,徽州府休宁县荪田乡有个姓姚的人家,生了一个女儿,名叫滴珠,年纪才十六岁,生得如花似玉,美冠一方。

父母两人都健在,家中又很有钱,对滴珠非常宝贝,娇养过度

古代的女子到了十六岁,便是出嫁的年龄了。父母便托了个媒婆,找了个邻县屯溪乡的大户人家潘甲给她作丈夫。

媒... More

跟老妹的感情,由于上次房间中DIY被她撞见后,就变的异常的好,聊天的话题似乎也“宽广”得多,兄妹间往往冒出许多劲爆的对话。

某天,兴冲冲的租了几片A片回家,想说今日家中无人,老妹也上学去了,自己一人要好好欣赏一下,或许也能顺便解放一下积存了数天的子孙,以免放在子孙袋中久了伤身。真... More

我在性方面的发展是很奇怪的。说奇怪,也许是大家都不说,令我觉得只有自己是这样而已,我不知道。因此也很希望所有人都来谈一些真实的事(也许并非人人都有,请勿杜撰),反正网上不必用真名,更不必露面或留下声音,尽情倾吐吧。我也希望这个问题,能做为一种科学讨论(边讨论边打手枪也不必觉得害羞,...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