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兄弟小說

想起上個月那次在休閑中心的經曆,現在仍然是激動萬分,一切的一切仿佛曆曆在目。

一直想動動文筆寫下來,到現在才有時間,且讓我慢慢回味,仔細道來。

和情人好久沒有見面了,正好上個月是她的生日,我們約好先去遊泳再去吃飯。

在遊泳館門口相見,她還是一如往日那麽青春活力,披肩長發,... More

我自問交遊廣闊,認識很多不同階層的朋友,這些朋友當中亦有不少是外籍人士,例如渡邊一郎便是我其中一個好朋友,因公事與他認識,後來成為朋友,主要是大家興趣相近,同樣喜歡公餘時流連於風月場所,做其多情浪子。

渡邊一郎和我同是單身漢,他一個人在香港工作,同聲同氣的朋友不多,遇上我既懂日文... More

我和妻子都有著體面的職業,過著中産階級舒適但不奢華的生活。應該說,妻並不屬於那種婉約的古典美人,她的五官非常明豔,身材也苗條而不失豐滿,尤其是她的皮膚,白皙得有些眩目,屬於那種讓人有肉欲沖動的類型。我常慶幸自己能有一位別人羨慕的嬌妻,我喜歡讓她和我一起參加各種聚會,也很享受別人那種... More

雪花又飄了下來。

又是一年了,吉望著滿天飄散著的雪花想著。這個男人也就三十二、三歲,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區別,只是他望著雪花的樣子,不由得讓人驚奇,因為在他的眼中含著閃閃的淚花……

吉孤自一人佇立空蕩的公墓中,雪無聲無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頭髮,他的衣衫,滾滾的熱淚和... More

重生為女孩、誕生在不同家庭的我,被爸媽取了個十分常見通俗的女孩名。不過前世裡我認識一位美麗性感的長腿姐姐、她也叫這名字,所以我雖然在心裡吐槽爸媽取名太隨意了,但其實卻暗暗欣喜、覺得這名字是個好的開始。

這個時代網路還不普及,我本來以為要等到上高中到外地念書、才能跟前世的家人重逢。... More

靠!怎麼會事。我立刻想到了傳達室,他會不會帶她到傳達室?幸好,傳達室位於建築這一面的中間部分,等他們出了門,我立刻躡手躡腳的轉移到傳達室窗下,窗戶開著,當然有窗簾,我聽到裡面關門的聲音,傳達室隔開了兩個部分,靠窗這一面是老楊休息的地方,我曾經進去過一次,裡面很小,一張單人床,一個茶...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