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兄弟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现今男女滥交的情况虽然非常严重,但我仍然坚守处子之身,待洞房花烛夜才交给夫婿享用。

我自小已经认识夫婿,由小学至中学都是同班同学,大学时他主修医科,我则主修文学。

由中学开始,我们几乎每天都接吻和爱抚,可是我却坚拒褪下我的胸围和内裤,他只有隔衣爱抚我的身体各处,但却未曾真固销... More

两年前,我和单位的一个大姐发生的性关系,至今还一直保持着。

两年前我调到这个单位,这个大姐当年已经50了,保养的很不错。

大姐的孩子在外地工作,已经成家了。

我今年37,当年35岁。

刚到这个单位,就把我安排到和这个大姐一起工作。

我们一起工作,一起聊天。

有时中午还到... More

偶然的一次出差,使得我的人生更多姿多彩。

年初的时候因为公司的业务发展的需要,派我和两位业务部门同事一起出差进行系统操作培训工作。

对了,忘了介绍了,我叫黄天明,从事计算机开发相关工作2年了,怎么说呢,还算是相貌堂堂吧。

同行的两位同事,男的叫杨明亮,和我是老乡,身高17... More

梅桂自从高职毕业后,即离乡南下谋职,可是一时也找不到合乎自己兴趣的工作。

迫于生活的拮据,于是到处寻找工作,纵使待遇不高,可是目前总算先稳住吃饭。

她原先想借着找一个高新又合乎自己的工作,奈何在深圳人浮于事,人生地不熟,要想谋得高薪的工作谈何容易。

今天,她和往常一样,又... More

噗噗…噗噗…噗噗……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美如回來了,我赶紧跑到樓下去帮忙 把摩托車停好。

美如是我老婆的妹妹,老婆一共兩个妹妹,美如是大妹。

美如:“姊夫,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來就好了。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我:‘不就是为了等你羅!’一伸手就直接往屁股的方向摸去。

美如... More

记得读中学的时候,我因为迁家而转读到这一所新学校,认识了隔离位元的同学林富成,亦因此与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这班“益友”都是喝玩乐,无心向学之流。

我们在这个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和幻想,其中一个绰号叫洪哥的更加夸张,口边种是离不开”性器官”的字眼,任何时候都有一两个贪玩的女孩子给他左...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