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兄弟小说

妈妈的大姊,也就是我的大姨,在我五岁那年和姨丈到大陆旅游出车祸过世了,留下当时才十岁的表哥志祥,因为姨丈那边的亲戚很少,也无人能够照顾表哥,所以妈和爸商量后便收养了表哥。

从小与表哥感情异常的好,在外人眼里我们简直比亲兄妹还亲,同学或邻家有兄弟姊妹的,常常会发生争吵、闹情绪的事情... More

冠华是我的同事,也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虽然,他是我单位的临时工,进来才两年多一点,分在我管辖的部门工作,但是,我和却一见如故,丝毫没有上级和下级隔阂,即使如此,他还是非常的尊重我,特别是在单位里他是绝对的配合我的工作,私下里我们却是兄弟,我觉得这样也挺好,更有利于工作。

前年他娶... More

自从我从房东春辉那里辞租之后,我和女友的同居生活只好暂时结束,各自搬回自己家里去漇渔潎漾,誏诵语诲这样子,我们就不能夜夜春宵尽享鱼水之欢蜻蜠蜰蜚,渔潎漾渐实在很遗憾啊,害得自己可怜的大老二每晚胀得像大黄瓜那样鉼铪铒铟,罚罳翟翡无处可发泄,家里只有妈妈一个女人绪緅绶绰,蜧蜡蜛制难道要... More

雪兰透过文学院的的同学,听说了一件案子,立刻兴致匆匆地前去采访当事人! 雪兰先到办公大楼查外文系的课表,然后根据课表找到文学院外文系 203 教室,等她们一下课,她就走进教室找到了当事人.

雪兰诚恳地表明来意后,大二的蓝欣考虑了一下,就约她星期天上午十点,到台大校园椰林大道文学院大楼前,到时... More

一早醒来,便发现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沈沈的。我望了望屋外,雨还在下著。“是不是病了?”我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爸,几点了?”我的几下动作弄醒了女儿,她迷迷糊糊地向我发问道。

“我看看,七点十分。老婆,该起床上班了!”我推了一把左侧的妻子,重新又躺了下来。

... More

话说那是我在KTV当店长的时候,她是常来店里消费的妹妹(在酒店当公关的)。老实说,怎么跟她搞上的,我到现在还不清楚,合理的解释就是——酒醉误事。不过她也满上道的,很清楚我们的关系只是“炮友”,既然彼此对那档子事有共同的偏好和共识,所以彼此也乐得平和地维持着这种关系。

话说当天,我...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