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公主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有一位19歲讀大學的女朋友叫嘉雯,她來自單親,母親在醫院返夜班清潔工,有一個小2歲的妹妹叫嘉欣,父親在她年幼時跟第另一個女人走了,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女友雖然和我交住1年,但她怎樣也不肯和我做愛!我只好靠打手槍解決生理需要。

上星期是她妹妹的生日,我放工後和嘉雯一同上她家裡吃晚飯... More

夜色無力地籠罩著城市,透過落地的玻璃窗,黯淡的星光灑進嘉臣酒店的蜜月套房裡,兩個男人各據在一隻沙發上看著電視。螢屏裡幾對金髮碧眼的男女正在上演一場亂交派對,淫聲浪語不絕,性器特寫頻頻,彷彿預兆著這個房間裡即將發生的事件。

一臉橫肉的中年男人朱萬富赤裸著身體,僅在腰間圍了條浴巾,一... More

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說話沒有人敢不聽,但溫柔的媽媽說的話我沒有一句敢不聽。

家中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挂有母親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間的牆上就挂著三幅,我認爲是最美的三輻。

一張是母親將左腿高舉過頭,我很難想像平時溫柔高貴的母親能有這麽強的柔韌性;一張是母親被一個青年男子高舉過頭,雙退... More

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銷售,每天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沒有正經的工作流程,我的任務就是搞定客戶,搞定項目。

每天主要的工作時間實在晚上六點以后,先在餐廳酒桌上,再到夜總會包間里,周而復始,看似風光,實則乏味。

老婆芳芳跟我結婚已有一年,對我每天出入歡場頗多微詞,說起來芳芳對歡場也不... More

這天在家裡,我正摟著可愛的小倩熱吻。

由於女友經常來,男人獨住的凌亂在我家根本不會發生。

因為有時父母或者其他的親戚會突然到訪,如果恰好女友在家裡,我當然不會趕她回去,雖然小倩已經成為我全家公認的自己人,但有別人在的時候,害羞的女友是不好意思跟我同睡的。

於是為了讓女友隨... More

從小功課就不錯的我,去年如願地考上陽明醫學系,醫學系的學生一向是各家教社的最愛,公佈欄上往往貼滿了徵求家教的訊息,鐘點費還算不錯,醫學系的學生每個月賺個數萬元是不成問題的,雖然我家境還過得去,但想想能在課餘時間賺點零用錢,便也去家教社登記候用了。

等候約半個月的光景,家教社的連絡...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