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叔叔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第一章禁忌
最近,我回憶起和媽媽在「那個夏天」。

「你還記得多少呢?」我問媽媽。

「嗯,」媽媽還是以那慈祥嬌柔的面容笑著說︰「幾乎每個細節都記憶猶新呢!」

「是啊,」我也笑著說說︰「要忘記那些事是很困難的。」

「每個細節都還記得……一個美妙的回憶……」媽媽揚起眉毛說... More

第一章

「那我這就走了。」父親放下筷子,滿意地拍拍肚子,向我和媽媽打了聲招呼,拿起門邊衣架上的衣服就準備出門。

母親也放下碗筷,一邊幫父親拿行李一邊叮囑出門在外注意安全保重身體什麼的。父親笑呵呵地應道:「行了行了,一年到頭我出車倒有大半年在外面,還有什麼好不放心的?」說是這麼... More

這些天在學校一直很背。總是因為各種原因而被學校領導們找茬。甚至,昨天的那個紀委書記和我說:如果你再敢看黃色小說,和別人打架,我們就會開除你,明天就週六週日了,在家好好反省反省,順便寫一篇5000字的檢討,周一交上來,記住,王小海,少一個字也不行。說這話時,他的臉猙獰的,像只老虎。... More

故事發生在1987年的5月初,令人浮躁的春夏之交……

蘇霞,出生於中國大陸,工作幾年後在外語學院培訓了一年多,1986年回到市中學任教,教高一年級兩個班的英語。老公也在同校教書,女兒快六歲了,夫婦倆都不善鑽營,蘇霞負責了一個非重點班,老公教了幾年物理,覺得沒啥意思,剛承包了學校的一間塑膠工廠... More

在我小的時候爸爸就在外面打工一年到頭也沒怎麼回來,家裏就只有我和媽媽兩個人。

當時農村的婦女結婚都很早,生孩子也很早。

以前的我一直也沒注意到自己的媽媽有多漂亮,直到我大概六七歲的時候,一次和小夥伴們玩耍的時候,其中一個叫王安的小孩突然對著大家說:「張思成的媽媽真漂亮。」

More

「阿阿阿……爸……這次不准再射裡面了」清晨還在睡夢中的我~ 被爸爸的肉棒插到醒……

剛滿18歲那年媽媽就過世了~爸爸就開始酗酒~而且看我的眼神也越來越猥褻~甚至無意間~還發現他竟然躲在門口邊看我洗澡邊打手槍~也動不動就問我有沒有跟男生上床了~我一直認為爸爸是受到打擊~所以一直都很包容跟體諒~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