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司機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這是一個秋末的午后,陽光臃懶地撒進宿舍。這是我大學生活的最后一年,因爲課程相對比較少,而我們這個專業對于考研也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事情,本科生完全可以做得來爲什麽非要考研呢?要工作,不考研,三年省下十萬元,我這樣安慰自己。其實,我的心已經蕪雜的如這午后陽光一樣頹敗。能做點什麽呢?躺... More

一、我想要找工作炫亮的燈火,霓虹閃爍,彷彿地上的星星,璀璨迷人,充滿都會無邊的風采,在奢華的旅館房間內,有著道不盡的風光旖旎。

房間裡充滿著女孩的喘息和呻吟,「啊∼啊∼啊∼對…對…就是這樣…,唔…唔…喔…太棒了…,喔…喔…你的大雞巴…肏得我真是舒服…好舒服喔…」,一個身材惹火的女... More

我叫王哲,是天津醫科大學的一名學生,我是經過1997年的高考被醫科大錄取的。我從小的理想就是當一名醫生,當一名好醫生,所以我用功讀書。工夫不負有心人,當我接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我和全家人都很高興。當然那個暑假我過得也很開心,和同樣考上的同學一起慶祝,而落榜的同學也都來為我們祝賀,我... More

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銷售,每天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沒有正經的工作流程,我的任務就是搞定客戶,搞定項目。

每天主要的工作時間實在晚上六點以后,先在餐廳酒桌上,再到夜總會包間里,周而復始,看似風光,實則乏味。

老婆芳芳跟我結婚已有一年,對我每天出入歡場頗多微詞,說起來芳芳對歡場也不... More

這是我剛上大學的事情。我們大學在城市的郊縣買了地,建了新校區。新校區在郊縣縣城外的公路上。從新校區門口到縣城的公路兩邊沒有人家,都是田野和荒山。

進入大學後我就試圖加入學生會鍛煉自己。在中學死讀書為了高考,在大學可得多學習書本之外的本領啊。校學生會我沒進得去,面試被刷下來了。最後... More

70年代。中學畢業到農村插隊。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是必須的。家里有一個遠房叔叔在離城150公里的一個縣當縣委書記。我找到他。請他幫我安排到他管轄的這個縣。他說這事得我父母跟他談才行。《挑眼了。嫌我父母沒親自來求他》。只好回家彙報。父母也感覺有些欠禮。讓司機班派一輛< 上海> 轎車。(父親是...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