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哥哥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叫做小柔,我的第一次並不是給了我的男朋友,而是給了我的哥哥。

十八歲那年,我尚未經人事,雖然長得漂亮但還沒有男朋友,身材倒是還蠻標準的,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那一年的寒假,哥哥讓我嘗試了終生難忘第一次性愛。

由於家住郊區在緣故,爸媽老早就出門工作去了,所以家裡白天的時... More

我老婆上次和情人偷情之後,更是慾火難耐。

我們家附近有一個公園,那裡是一些青年男女的偷情勝地。每當夜晚的時候,往往可以聽見從樹林深處傳來少婦的呻吟、尖叫—

我老婆知道這個消息,當趙學田提出今晚到樹林去「散散步」的要求時,只是羞紅了臉,說了他句「大色狼!」

這晚天很熱,我老... More

我已婚,今年三十,妻子自二年前到外省工作我們分居後,為了不使自己難受,便像工作狂一樣天天在忙事做,但還是難受,有時偶爾看黃碟自摸到射精的,前年2 月我學會上QQ了,在網上認識了一女孩,叫寧,談得很投機,後來我們談到了性,沒想到她與我處境一樣,他老公是個小科長,外面有情人,難得與她做次愛,... More

前方的路燈似乎都滅了,延伸的道路象是通往地獄一般的黑暗,我回想著剛才劉玲的歇斯底裏,不由狂笑出聲,笑得連方向盤都幾乎握不住,臉上有些癢,我伸手摸去,卻發現不知何時臉上流滿了淚。

心中仿佛有什麼東西在這一瞬間炸裂開來,這感覺讓我心痛,就好像兒時失去了我心愛的玩具手槍一般心痛,我想哭... More

家在江西的一個小山村,離縣城有18公里。在我兩歲的時候,我的親生父母就把我丟了,是我現在的父親李大廣把我撿來一直撫養著長大的,因為我是撿來的,父親就給我取名叫李建。

那年父親才19歲,剛結婚不久,還沒有生小孩,後來他們自己生了孩子,因為家裡比較窮,沒有太多吃的,當時的母親就要求父... More

等黃蓉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密室裡,赤裸著全身被人成大字形捆在一張石床上。

自己剛剛還在指揮宋軍在襄陽城外埋伏蒙古人,但不知怎麼忽覺渾身酸軟,然後便昏了過去,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黃蓉運了幾次真氣,但體內卻全無反應,而且還是渾身酸軟無力。

努力了幾次以...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