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外公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大约在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丈夫喝得烂醉如泥,山河扶着他回到我家, 他趁我在厨房里的时候,突然抱拥着我,并将我占有了。

开始的时候,我是有激烈的抵抗的,但是山河从后用手掌掩着我的口,他说 如果我出声,就会弄醒我丈夫,到时就是有理也说不清的。接着,他一手将我的 裙子揭起,还将我的内裤扯... More

大约在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丈夫喝得烂醉如泥,丈夫的同事扶着他回到我家,他趁我在厨房里的时候,突然抱拥着我,并将我占有了。

开始的时候,我是有激烈的抵抗的,但是丈夫的同事从后用手掌掩着我的口,他说如果我出声,就会弄醒我丈夫,到时就是有理也说不清的。接着,他一手将我的裙子揭起,还将... More

我叫雅妍,今年二十二岁,十八岁便踏入社会工作,凭著上进的毅力,现在是在一间上市公司当行政主任。十九岁我便开始独居的身活,因为自小便父母嫌弃是女儿,便跟外婆外公生活,两老在我十九岁的时候相继去世了,我便离开故居,租了新房子,展开属于自己的生活。

公司下班的时间是下午五时,这天我六时... More

有一次我跟老婆带着女儿珊儿一起去花莲度假,由于是年假,订不到饭店房间,只好拚命的找汽车旅馆,终于让我找到ㄧ家还有空房的旅馆了,办好手续付钱后,总算有落脚的地方了。

三个人一起出去吃饭(席间我故意要了3瓶啤酒)又走走逛逛后,回到旅馆轮流洗完澡后,因为坐了一整天的车,她们两个女人很快... More

(一)性的启蒙

“不要啊……啊……啊,求求你放过我吧……啊……啊”刘文伟胯下的女人哭喊道,她是个规规矩矩的女人,一直恪守妇道,以为这辈子只会跟丈夫一个人做这种事,没想到这次却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赤裸著全身,下面还夹着他的肉棒。想到此处,泪水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脸... More

我叫陈璐,今年二十五岁,在一家电子公司做外贸销售,已经结婚三年。身高一米六三,身材苗条、双腿修长,胸前一对双峰常引得路边的男子频频回头。虽然我和老公的两人生活一直过得很快乐,但我们的性生活一直都很平淡,没有什么激情,我想大概是我性冷淡吧。我们还没有小孩,老公常年在外(外地办事处),...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