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太太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青山茂夫第一眼看到西澤悠子時,直覺的認為能把這個女人弄到手。

青山是販賣各種家庭用品的公司的業務員,也兼公司為推廣編織機而開辦的編織室的講師。

西澤悠子就是來編織教室接受講習的主婦。

來編織教室的女性有主婦、職業婦女、大學生、寡婦……有各種女性來這裏。

其中最多的就是主... More

上篇

我叫阿勝,今年廿五歲,仍是單身—族,有個女朋友叫阿杏,細我三歲,和她拍拖一年,衹限於牽手仔,連摸她三點也不準許,她思想比較保守,堅持婚前不與男朋友發生性行為,怕我摸到慾火焚身得寸進尺,她把持不住被我攻陷最後防線,所以我衹能眼看手勿動。

阿杏年輕貌美身材好,我追到她是我的... More

我太太今年三十八歲,前陣子因為我失業,實在找不到工作,所以要她在一間小酒家做傳菜維持。我太太樣貌雖然普通,但身段郤不得了,一對大白奶、肥臀、纖腰當然讓酒家裡的那些粗漢猛流口水,她天天上班福像軍妓一樣,給他們隨便吃豆腐。

最厲害的是那個大廚老朱和清潔的忠伯,二人福五、六十歲了,說話... More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

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緻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昏,甘心做裙下之臣,把香港的「黃面婆」忘掉了。

阿輝所住的屋村,當然也有不少... More

我住的大廈裡,經常遇上一位年輕貌美的住家少婦,她的身材和容貌都很引起我的注意,這一天我下車後,又見她帶著兩歲多的小女兒在前面走,那小女孩子扭扭擰擰不肯走路,那少婦手裡又拿著許多在超級市場買回來的東西。於是我上前去,幫她抱起小孩子,三人一起進入大廈,再步入電梯裡。

我認為機不可失,... More

今天一個朋友和他老婆來家裡做客,我們夫婦和朋友兩對夫妻一起吃飯。

男人們喝著白酒,而女人則喝著雞尾酒。

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裡做事,平時非常的忙,所以他老婆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職主婦,呵呵,順便說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養的比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門,皮膚白皙而且人極溫柔,在...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