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太太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前奏】

老頭子年紀大了,特別是這段日子。身子越來越差。他又提起了舊事。想找個女人回家。說是想照顧自己,以前我一直反對。終于不了了之了。前一段時間,他又提出了這個問題。他想和媽媽復婚,我倒不好反對了。雖然我感覺和別的女人沒差別。因為老頭子已經和媽媽離婚差不多十幾年了。

我應該... More

1999年夏季,我和我的朋友高偉、還有我的老婆去黃山旅遊,後至千島湖,最後是杭州市。我就說說最刺激的在杭州市發生的事吧!

到杭州市時已經是晚上了,我們住在一家店中,是三人標準間,有衛生間,有空調。我們吃飯回來已經很晚了,在這以前高偉是沒有幹過我老婆的,只是在一次酒後玩過我老婆的乳... More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處飄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認識了一位女啞巴,我雖然認識了她,可是卻不... More

我是娟娟,半年多前曾順著老公去做過一次按摩,就是那種帶有色情的按摩。我們結婚要四年了,性生活算是美滿……所謂美滿是很難定義的,總之就是我喜歡跟他做愛,沒有那些專家們說的退燒、厭倦或是什麼的。

而之所以會去按摩,全都是因為老公愛逛色情網站,看到一些換妻故事後就跟我在床上逗來逗去。反... More

那一天我們坐在淡水站後方草地上,夕陽剛從地平線上消失,四周人聲也逐漸沉寂,白色裙子實在太薄,屢屢被草尖穿透,扎得我很不舒服,我扭動屁股以減輕刺人的滋味,卻不想站起來,寂靜漆黑的氛圍,常讓我有一種感傷心懷,我小心翼翼躺下,生怕草尖刺痛,雙手交叉橫於腦後,靜靜想著心事,小張坐在一旁緊盯... More

冰嫣是一位剛滿十八歲的江南某綜合性大學外語系大學一年級女大學生,來自於湖南西部山區,都說湘西出美女,一點也不錯。其進校不久,就被幾乎每一個見過她的學生私下評為校四大美女之一,在這所全國著名的江南學府中,她那鮮花一樣的絕色美貌在大學裏就傾倒了無數多情種子。細長的柳眉、漆黑明澈的雙瞳、...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