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太太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那一天我和丈夫到吉姆夫婦家去探訪,他們兩人是透過這個網站的討論版認識的,那時正是世界盃最後決賽(註:因為我忘記了他們打賭的內容,所以只好自己作了)。我雖然不大懂足球,但也是巴西的擁護者,和法國相比,自然是四次世界盃冠軍的巴西必勝了。

但是吉姆和他的太太吉蒂(名字也是作的)卻說巴西... More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致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昏,甘心做裙下之臣,把香港的「黃面婆」忘掉了。

阿輝所住的屋村,當然也有不少這類的... More

「嗨,美欣,怎麼會是你的?」我看著那個被一班同事團團圍著的美女,不能置信的叫了出來。

今天是除夕,我收到通告說今日下午不用上班,剛想跑到接待處,看看可不可以再約那個新來的接待員去吃飯?……聖誕派對那晚我送她回家時,已經把她逗得春心大動,幾乎要在樓梯口向我獻上處女豬的了;今晚可怎也... More

旁邊的雙親正跟對面的一對夫婦講個不停,我無聊的喝著飲料,邊看著對面的一位年輕小姐,她低著頭,很害羞的樣子。看她長得也還不錯,清純的臉孔,齊肩的頭髮,配上合宜的洋裝,可說是蠻可愛的,可是到目前見面已經一個小時了,卻沒講幾句話,而我當然也是一樣。

這是我第一次的相親,都是老媽硬逼著我... More

九三盛夏

寶琳與我之一離開鄧家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了,寶琳不想三更半夜回家而驚動鄰居,便索性留在我這里過夜。

我和她一起沖過涼,就上床了,寶琳很快就倦然入睡,我卻仍然在回味著剛才的所經曆的豔事。

沒想到今天晚上又遇見阿儀,並且能夠在這樣的場合和她重溫舊夢。

我不... More

(一)

某女子高中的書道部,前輩們還繼續著那種妖艷的儀式。無論是運動部,書道部時常都會同時舉行合宿集訓,那時老師們都會只眼開只眼閉議她們開心地遊玩。

例如用筆沾水在後輩的背後寫字,任何文字也可以,只是冰冷的筆尖在背後刺激覺得好玩而已。

後輩們竊竊偷笑的聲言使她們有一種特別...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