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太太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紐約Swing Club紀聞(一)

和男友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談了一陣子,上個星期五,終於在42街附近買了一本雜誌,查到幾家Local的Swinger Clubs,男友興致盎然的一一打電話去詢問地址價錢,我在一旁有些好奇,又有些猶豫,怕這種事情會上癮,癮頭會越來越大。

9PM,我和男友決定到附近兩家步行可及的Clubs探路... More

新寡文君

張麗娟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靈堂,靈堂的四周都是各單位送來的輓聯與花圈,在告別式中從頭至尾張麗娟都沒有哭,甚至連哀痛的感覺都沒有,她以為她會哭的痛不欲生可是她沒有,她只是跪在那裡,聽著司儀說什她就照著作,直到整個儀式結束,認識不認識的人全部都走的一個都不剩。

無神的望... More

第一章 江湖少年春衫薄

杏花江南,草長鶯飛。

一陣悅耳的口哨,一個青衣少年騎著一匹毛驢從山路的坳口中轉出。

眼前的少年青衣青冠,雖稱不上英俊瀟灑也稱得上面目清秀。關鍵是一張薄薄的小嘴略帶著一點笑意地吹著口哨,也甚有魅力。少年身後也有一頭毛驢,上乘一位美貌玲瓏的女孩,女孩身... More

結婚前,我相信愛重於性;不過婚後,我贊成愛與性並重。愛是精神上的,但是性可以加味。

結婚這兩個多月來,體驗到他的另一種溫柔,是很美好的。雖然新婚那一夜很爆笑,因為婚宴那天太累了吧,很多親戚朋友要招呼,結束後,兩個人在房裡像平常一樣談著,不過我們都預料到等一下會發生的事。

洗完... More

「計程車…計程車…」少婦郭玲玉,帶著她的幼子,招呼著計程車。

他們要到桃園去。

計程車司機約廿八、九歲,把車子掉過來。他叫莊耀祖,叨著香煙,一雙色眼盯在這少婦身上。

計程車司機問:「到那裡?」

「我們要去桃園,多少錢?」

「上車吧!不會多要妳的錢…」

「不,還是... More

石鎮川是個有妻室的人,由於和一個舞女同居,被他的老婆當場抓到了,他哀求再三寫了悔過書才算了事。

舞女于紫琴被石太太打了兩耳光,也只有認了。

這是半月前的事。

今天石太太說:「鎮川,明天我要回娘家住一星期,你可別走私啊!」

「放心吧!太太,上次被妳的兩個耳光打散了,我現在...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