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奶奶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2000年至2004年,我在四川大学就读软件工程专业。大学期间,我一个人住在成都西门蜀汉路附近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我的父母远在美国工作,我一个人孤单地在这个城市里读大学,单身、百无聊赖,每天浑浑噩噩。

成都是一个适合我这样的懒人生活的地方。

我承认我在私生活上很懒惰,很少洗衣服,家... More

我是小爱,今年十八岁,我没有交过男朋友,也没有谈过恋爱,但我不是处女,还拿过三次小孩,但我不是自愿献出贞操、也不是自愿怀孕、堕胎的。我心里最大的痛,是让我失去贞操、让我怀孕、逼我三度堕胎,甚至在我堕胎当晚还要强暴我的人,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现在要我叫他一声爸爸,我可能会马上反胃想... More

记得读中学的时候,我因为迁家而转读到这一所新学校,认识了隔离位元的同学林富成,亦因此与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这班“益友”都是喝玩乐,无心向学之流。

我们在这个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和幻想,其中一个绰号叫洪哥的更加夸张,口边种是离不开”性器官”的字眼,任何时候都有一两个贪玩的女孩子给他左... More

“我做错了什么?”奈奈子哭泣著,志朗温柔的搂着她,试着去安慰她。

“为什么她们会这样对待我呢?不只是我们班上,其它的班级也是一样。那个历史老师还叫我骚货,警告我别作出危害校誉的事。我不要去上学了!”

志朗微笑着摸著爱女的秀发,因为他知道这整件事的原因。事情总是这样子的,当某人... More

今天天气可真不错呀!

理奇懒洋洋的晒著日头,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那里面装着他最珍视的物品──高效迷幻剂。

他希望在这次难得的假期里能够找到一个美女来好好打一炮,由于有迷幻剂在手,要实现这个目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理奇晒了一阵太阳后,站起身走到这栋海滨... More

杨雪是一所中学啲语文老师。今年35岁。她啲丈夫张宾是军人。是海南啲一个小岛上啲驻岛官兵。由于丈夫经年驻扎在海岛。一年也很少能回来几次。为了能经常啝他团聚。杨雪带着他们8 岁大啲儿子。来到了广州。杨雪原来所在啲学校把杨雪安排在了广州啲一所中学。继续教书。她啲儿子也把学籍一起转到了她所在啲中...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