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妹妹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叫志俊,我爸叫國輝,小時候爸媽就離婚了,而我選擇跟著爸爸一起,其實是因為媽媽不要我們,想再嫁人,所以離開了我跟爸爸,爸爸那陣子,都沒去工作,整天賭博,一振不起,後來認識一個女人,改變了他的後半生。

那女人就是我現在的後媽,楊思琴,後媽人長得很漂亮,又年輕,根本就可以當我姊姊了,... More

我今年23歲,住在一個月僅8000元的套房裡,我在網路聊天室裡叫做雙 兒,平常白天大部分都呆在家中,除了有對象要與我做接觸才出門,我喜歡買保養 品與衣服,所以援到的COCO,大部分都是買在身體的保養品和流行的衣服,光 是衣服,我就有上百件。

所以,我花在送洗的費用也不少,我並不是不想... More

–1–

距離上次渡假屋的雜交之旅後,已經過了兩個多月。我們一班同學的關係更形親密,是常走在一起。當然,我們時常藉著那次事件發揮,時常吃吃女孩子的豆腐,對她們毛手毛腳!

經過那次雜交之後,我們最大的轉變是心理上覺得肉體的快樂追尋,可以與心靈上的活動分開。認為只要自己的心愛的還是自... More

一、平凡童年

阿凡、成雄、和我三人是干城二村一起長大的,三家緊鄰而居,只是父親們在軍中的地位有些差異,阿凡的父親是駕駛士官長,成雄的爸爸是排長,而我爸爸是中校營長,但三位不在同一單位服務,各人上各人的班,各人休各人的假,但有幾件事卻非常接近,大家收入都很少,大家都很少能回家,每家... More

我叫許貝,26歲,研究生畢業一年,因為個人原因,不想離家太近上班,於是我參加各種考試,考上了隔壁縣的單位,單位恰好在縣裡的鐵路附近。

由於沒有住的地方,只好租房住。

找了幾天,就在附近的老舊小裡租了一間兩室一廳,這是個挺老的小了,都是小面積的樓房,一進小感覺到好像到了十幾年前... More

糖糖是我在臺北一家CLUB認識的小姐,已忘了是幾年前的事了,只知道那時的臺北市長是陳水扁,記得那天是星期六,我臨時被公司派去臺北出公差,處理完公務後已經是晚上六點多,於是我決定在臺北玩一天,星期日再回高雄,反正只要拿發票回去報公帳就行了,會計小姐跟我很熟,飯店錢也不用我出。

我來到了...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