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婆婆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来到新公司上班了,我结束了一段无业者的生活,又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打工”。

新公司人气挺好,很多人都想着公司上市后能给自己的股票份额来个大大的增值。他们期盼着手中公司的股票能增值,我呢,则期盼能找到一个女白领……是的,我是一个埋头苦干的家伙,也是个对女人,尤其是美女特别敏感的人。向... More

那天晚上我要求她给我做个‘深喉’。老婆大怒,抬手给了我一巴掌,打在我挺到她嘴边的鸡巴上。我痛的捂著鸡巴在床上直跳。老婆说;‘我是妓女吗?我是妓女吗?你的花样怎么这么多!又是换体位,又是乳交,又是搞屁眼儿,现在又来这个!我要是答应了,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带个女的来3P啊!告诉你,老娘今天不干... More

晓静是市立医院里年轻、漂亮的一个女医生,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

她芳龄二十一,还是一个青春少女最美丽动人的季节。

她在学校里就是当之无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

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 More

柔佳是市立医院里最年轻、最漂亮的一个女医生,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她芳龄二十二,还是一个青春少女最美丽动人的季节。

她在学校里就是当之无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 More

(一)

绵延千里的沂山,层峦叠翠,山里的泉水汇集成沂水河,蜿蜒于群山之中。河水清澈甘甜,四季不断。这里盛产水杏,名扬江北。铁子妈就住在这片山里的杏花峪村。她是个寡妇。

这一天,当东山岗上刚濛濛亮,铁子妈就起早去驮水。她去牵圈里的驴。那驴恋栈,不肯出来。铁子妈就撅著屁股拉拽,她... More

 

大成躺在床上看着今天的报纸,任由电视机开着发出吵杂的声音,大成看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10:00了,小芬还在外面整理家事,大成觉得有点累,放下报纸看一下电视,迷糊间便睡着了。

二成坐在客厅看电视,不时将眼光飘向在厨房整理衣服的大嫂,因为厨房和阳台是相连的,因此从衣架上收取衣...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