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妈妈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我一星期只同姗姗一个晚上,这是因为媚姨考虑到主要姗姗学业为重,但又怕她青春成熟后如没有一个关心她的男朋友会像其她那些艺术学院的女孩一样误入歧途。

虽然如此,但其它时间里,姗姗常来到我的单身宿舍里过夜。

我和姗姗在我的单身宿舍已缠绵了两个多月。我越来越爱姗姗,姗姗是一个完美的女... More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舒服的事是什么?我会给出这样几个答案:吃饭、 喝水、做爱、排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睡觉。

大多数人一天的生活中睡觉至少要占6个小时左右,如果用这6个小时连续 吃饭,他会撑死,连续喝水的话他会胀死;做爱呢,不用说,他会精尽人亡;排 泄他会虚脱而死,所以只有睡觉是正... More

婚后这两年魏馨雅总觉得自己的情欲越发的敏感,曾经在床上才能体会得到的那种让人眩晕、兴奋和精疲力竭的性高潮,现在无论在何种公众场合,只要心里有了欲望,稍微收缩些阴道肌肉或者夹夹大腿,那令人浑身酥麻的快感和小腹下温热的春潮便如刚刚下单的网约车一样准时如邀而至。

此刻的魏馨雅便觉得自己... More

2000年至2004年,我在四川大学就读软件工程专业。大学期间,我一个人住在成都西门蜀汉路附近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我的父母远在美国工作,我一个人孤单地在这个城市里读大学,单身、百无聊赖,每天浑浑噩噩。

成都是一个适合我这样的懒人生活的地方。

我承认我在私生活上很懒惰,很少洗衣服,家... More

我是小爱,今年十八岁,我没有交过男朋友,也没有谈过恋爱,但我不是处女,还拿过三次小孩,但我不是自愿献出贞操、也不是自愿怀孕、堕胎的。我心里最大的痛,是让我失去贞操、让我怀孕、逼我三度堕胎,甚至在我堕胎当晚还要强暴我的人,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现在要我叫他一声爸爸,我可能会马上反胃想... More

噗噗…噗噗…噗噗……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美如回來了,我赶紧跑到樓下去帮忙 把摩托車停好。

美如是我老婆的妹妹,老婆一共兩个妹妹,美如是大妹。

美如:“姊夫,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來就好了。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我:‘不就是为了等你羅!’一伸手就直接往屁股的方向摸去。

美如...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