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妈妈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过年将近,家中有个老衣柜要丢,跟父亲一起搬到楼下,想说他年岁也大,接下来就我一个人用推车移到路口去,趁清洁队还没来,再次检查有无东西漏了拿,就当我要把最底下抽屉整个抽出来的时候,到一半就发现会卡住轨道拉不动,从开口伸手进去探,感觉里面是空的了,这衣柜在爸妈房内不知用几年,会坏很正常... More

冷色调的水银灯光照在他的身上,一副稚气未脱的脸蛋、纤细得接近瘦弱的身型,即使下定决心却仍显得犹豫的脚步,少年仿佛是要前往战场一般走进某个建筑物中。

“那个…我想挂号…”少年推出健保卡与钞票,光是这个动作就让他满脸通红,来这种地方对大部分男人而言都很尴尬,尤其对方还是个二十来岁的美... More

国中刚毕业正等待着联考的到来,觉得日子过的很无聊便在洗衣店打工,帮忙对外收送衣物,这虽然是个不起眼的工作,但却是我一连串的性生活的开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天下班前,老板娘──杜姐(杜婉玲),忽然叫住了我交代说:“志杰,这些是仁爱路上宋太太家的衣服,你先带回家去,明天一早你先送... More

场景一︰客厅

“这里是整点新闻,今天晚间发生一宗离奇奸杀案,一名十六岁少年在家中强奸了其亲生母亲并用刀连砍其母亲的情人数十刀,导致伤者不治身亡。事发后被邻居发现遂报警。具体情况我们请外场记者萧琴来报道现场情况。喂!萧琴,听到了吗?”

“嘿,听到了,各位观众晚上好,现在我们是在... More

父亲原本只是南部的一个小自耕农,没什么财产,可是就在一次的都市开发案立法三读通过之后,他那块长不出什么作物的废田,竟然在一夜之间暴涨,价值数千万。于是,父亲将这块祖地变卖,在原来的老屋旁另起了一幢三层楼的别墅。

在乡下地方自地自建只不过花了几十万而已,而剩下的钱,父亲还来不及做任... More

大学暑假夜晚没事做,便来到屯门探访同学。进入某公屋的电梯大堂,看到一名举止高雅文静麦当奴公关制服妹妹正在等电梯。

其中一部电梯到来,少女入内,我跟随进入。少女按了二十四字,我这一刻却改变了主意,并按了二十六字。

那位少女出电梯后,我也在二十六楼出,再跑到二十四楼。

“她住...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