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嫖妓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梅桂自从高职毕业后,即离乡南下谋职,可是一时也找不到合乎自己兴趣的工作。

迫于生活的拮据,于是到处寻找工作,纵使待遇不高,可是目前总算先稳住吃饭。

她原先想借着找一个高新又合乎自己的工作,奈何在深圳人浮于事,人生地不熟,要想谋得高薪的工作谈何容易。

今天,她和往常一样,又... More

我自小便在教会成长,表面是一个教徒,但我实际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不良青年。吸毒,食烟,赌钱,嫖妓等等…无所不做。

Jessica牧师,是一个女性牧师,刚刚三十岁出头,长相平凡,为人和蔼可亲,但亦有严肃的一面。认识她已有十年,她可说是看着我成长。她身材约5呎6吋高,三围约33C,28,32。不算十分突出,... More

这是个发生在前年的真实故事,想把它写下来,当做是个纪念吧!

我是个业务经理,经常到各地出差谈生意,有一次我出差住在大饭店,闲来无聊想找个人陪,就通过当地朋友询问,打听到一个坐台小姐,于是就打电话过去谈好两个小时费用是一仟元,包括所谓”全套”的服务!

并约好时间在饭店附近的柜台... More

我在性方面的发展是很奇怪的。说奇怪,也许是大家都不说,令我觉得只有自己是这样而已,我不知道。因此也很希望所有人都来谈一些真实的事(也许并非人人都有,请勿杜撰),反正网上不必用真名,更不必露面或留下声音,尽情倾吐吧。我也希望这个问题,能做为一种科学讨论(边讨论边打手枪也不必觉得害羞,... More

我是一个职业股民一般都在家里工作,但是因为家里有个美艳无比的妻子,所以无法认真工作。于是我想到一个办法,我租了在我家窗户对面的房子。当然我选这个房子不仅仅是为了好好工作,我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可以顺便偷窥一下妻子当我不在家的时候在干些什么。

现在说说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小雅是我大学的... More

在大四的那一年秋天,我终于与在学校相恋了三年的女友分手。我觉得我还很爱她,可是她却和一个研究生准备一起出国,去海的另一边寻找幸福。

那是个金色美丽的秋天,在漫天黄叶中我只有一个人暗自神伤。

后来,就在那个秋天,我认识了小军,小强和小刚。和他们一起组成了这个“处女膜破坏小组”。...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