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学妹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由于某个遗传性的隐疾, 需接受开刀治疗,也因为开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别选择了区域医疗级的医院,以避免手术失败影响大半辈子的生活乐趣。

到了医院报到后,护士小姐给了件病人服,叫我进病房后脱下所有的衣服换上这件;说是病人穿的衣服,其实只是块有袖子以及几条系带的布,其长度也仅盖住小弟弟... More

有一天晚上闲来没事,就上了某间知名的成人聊天室,当然是跟色情有关的聊天室啦。

聊天室就是有一个现象,男多女寡,我也只是看聊,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聊天。

几个男生问著一个匿称叫小骚妹的女生一些问题,住哪呀、几岁、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问题。

那个女生就提到他住高雄,(离我家不远处),我... More

房间里,灯光昏暗,房外风强雨,台风天风呼呼的追着,雨哗哗下著。

一个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双脚分开。

在他双脚分开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体正跪在男人的双脚之间,同样一丝不挂。

女的约莫二十多岁,头绑马尾,只有几根青丝飘在腻白的后颈上,女人肌肤赛雪,雪白浑圆的屁股跟美... More

“陈志强!你又在作白日梦啦?”然后一个板擦丢在我的头上,我毫不在意地起身,然后就往外面走去!我在学校里面,算是一个不好不坏的学生,但是被安排到放牛班里面,老师上的那些课,真是够无聊了!

“你要去哪里?”

“保健室!”

我丢下这句话之后,就走了出去!我根本也没有去保健室,而... More

我和慧雯、玉玫都是大学同学,大学期间我和玉玫曾交往过一段时间,虽然后来因为一些因素而分手,但仍保持不错的友谊;之后我去美国念书,回国后跟慧雯结婚;慧雯后来将玉玫介绍给她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上司国豪认识,两人进而结婚。我和玉玫对彼此仍保有好感。

我妻慧雯是一个会计师,与其事务所合伙会... More

今天的情人节,全家人都带着自己的情人出去玩,只有我因为跟我的国三学长,几天前的亲密关系被爸妈发现,而被禁足在家里一个月,每天晚上只能靠着笔电跟男友视讯聊天。正值寒假期间,平常住校的姐姐,也回来跟我睡同一房,我们两姊妹是睡上下舖的,前些的日子只有我会在半夜看着笔电自慰给男友看,但姊姊...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