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學姐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是個軍人,下部隊之後在軍營太無聊了,只好偷渡PSP進去玩,我是做文書的,平時也就打打文件掃掃地就沒事了,原本以為這樣的軍旅生活很無聊,但是辦公室裡有兩個學姊可以算是整個營區的軍人之花了,年紀約21歲的是小雅學姊,他身高不高但是胸部目測起碼有C,雖然實際年齡是21歲,但是臉蛋看起來卻只... More

 

(序章)

一間昏暗的房間裡,帶著眼鏡的青年呆呆的坐在床上,初夏微涼清爽的晚風吹起窗簾拂過他的臉頰,卻沒有打斷他的沈思。眼鏡鏡片帶來的反光讓人看不清他的眼睛,無法猜透他的心思,而青年的手上,赫然有一支神秘的紫色藥劑。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心裡糾結無比的看著手上我為之命名為「MC... More

由於某個遺傳性的隱疾, 需接受開刀治療,也因為開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別選擇了區域醫療級的醫院,以避免手術失敗影響大半輩子的生活樂趣。

到了醫院報到後,護士小姐給了件病人服,叫我進病房後脫下所有的衣服換上這件;說是病人穿的衣服,其實只是塊有袖子以及幾條繫帶的布,其長度也僅蓋住小弟弟... More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繫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 More

天氣越來越冷,洗澡就變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

因為女友抱怨我都沒時間陪她,我便辭掉便利商店的工作,好增加倆人見面的機會。他今晚約了女友要看電影,所以一下課就連忙先回來洗個澡。但是這波寒流實在太強了,他不情願的帶著盥洗用具,和幾天來換下的髒衣服跑到浴室,卻在浴室門口和人對撞了一下。More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處飄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認識了一位女啞巴,我雖然認識了她,可是卻不...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