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學姐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由於某個遺傳性的隱疾, 需接受開刀治療,也因為開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別選擇了區域醫療級的醫院,以避免手術失敗影響大半輩子的生活樂趣。

到了醫院報到後,護士小姐給了件病人服,叫我進病房後脫下所有的衣服換上這件;說是病人穿的衣服,其實只是塊有袖子以及幾條繫帶的布,其長度也僅蓋住小弟弟... More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繫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 More

天氣越來越冷,洗澡就變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

因為女友抱怨我都沒時間陪她,我便辭掉便利商店的工作,好增加倆人見面的機會。他今晚約了女友要看電影,所以一下課就連忙先回來洗個澡。但是這波寒流實在太強了,他不情願的帶著盥洗用具,和幾天來換下的髒衣服跑到浴室,卻在浴室門口和人對撞了一下。More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處飄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認識了一位女啞巴,我雖然認識了她,可是卻不... More

我是一位就讀台中市某工專的學生,不過因為家住屏東所以也得在學校附近租宿,在外地生活的人都知道日子每天不是很無聊就是很糜爛,而我就是很糜爛的那一種,為何會糜爛那可就要慢慢說起了。二專一年級時原本和班上同學住在一起不過後來因為租約到期也沒再續約,後來剛好遇到以前高職的女同學,〈 她叫佩伶... More

3月23日,周四

在宿捨的衛生間裏看到魏麒下身戴著的那個貞操鎖時,我很是驚訝。

學校的研究生公寓都是帶獨立衛生間的兩人間——我的室友便是魏麒。今天,我剛出門不久後回宿捨拿東西,沒想到推開廁所門,竟見到魏麒在小心翼翼地清洗他貞操鎖裏的汙垢。我知道魏麒對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感興趣,...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