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学姐小说


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嫂嫂,对不起!...More



 

(序章)

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带着眼镜的青年呆呆的坐在床上,初夏微凉清爽的晚风吹起窗帘拂过他的脸颊,却没有打断他的沈思。眼镜镜片带来的反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无法猜透他的心思,而青年的手上,赫然有一支神秘的紫色药剂。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心里纠结无比的看着手上我为之命名为“MC... More

由于某个遗传性的隐疾, 需接受开刀治疗,也因为开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别选择了区域医疗级的医院,以避免手术失败影响大半辈子的生活乐趣。

到了医院报到后,护士小姐给了件病人服,叫我进病房后脱下所有的衣服换上这件;说是病人穿的衣服,其实只是块有袖子以及几条系带的布,其长度也仅盖住小弟弟... More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们全班和我们心理学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庆祝,助教她因为是我们系上学姐,刚毕业一年,马上就要到美国读硕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点依依不舍,也顺便为她送行。老实说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脸蛋佩上明亮的大眼,还有樱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纤细婀娜多姿... More

天气越来越冷,洗澡就变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

因为女友抱怨我都没时间陪她,我便辞掉便利商店的工作,好增加俩人见面的机会。他今晚约了女友要看电影,所以一下课就连忙先回来洗个澡。但是这波寒流实在太强了,他不情愿的带着盥洗用具,和几天来换下的脏衣服跑到浴室,却在浴室门口和人对撞了一下。More

哑巴,是个不能说话不能听话的残障同胞。他们生活上的缺陷,使他们无法领略到听觉上的享受,更无法以言语来表达他们所想的,所要说的话,惟有以变化无穷的手语,来表达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言语。

机缘凑巧,在我四处飘泊,四处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认识了一位女哑巴,我虽然认识了她,可是却不... More

我是一位就读台中市某工专的学生,不过因为家住屏东所以也得在学校附近租宿,在外地生活的人都知道日子每天不是很无聊就是很糜烂,而我就是很糜烂的那一种,为何会糜烂那可就要慢慢说起了。二专一年级时原本和班上同学住在一起不过后来因为租约到期也没再续约,后来刚好遇到以前高职的女同学,〈 她叫佩伶... More


从海哥的嘴巴里不断传出大声吸允小蕊乳头的声音,而小蕊则死死的抱着海哥的肩膀,随着海哥冲刺般的速度没命似的嚎叫,海哥硕大的蛋蛋在结实的双腿间来回晃动,粗大黑亮的JB不断刺进小蕊粉红的小穴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