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家庭主婦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是娟娟,半年多前曾順著老公去做過一次按摩,就是那種帶有色情的按摩。我們結婚要四年了,性生活算是美滿……所謂美滿是很難定義的,總之就是我喜歡跟他做愛,沒有那些專家們說的退燒、厭倦或是什麼的。

而之所以會去按摩,全都是因為老公愛逛色情網站,看到一些換妻故事後就跟我在床上逗來逗去。反... More

她是一個妓女。一個很漂亮的,文化程度不低的妓女。

我是一個流氓。一個裝模做樣自認爲很聰明的流氓。

她靠賣淫賺錢。

我則是她所在的娛樂城里的一名“看場”,也就是一條看家狗。

我們活著,爲了活著。沒有理想,沒有目標,沒有追求。至少我是這樣,因爲我是個流氓。

我們住在一起... More

一、認識

那天我剛打開QQ,她就跟我打了個招呼,我也跟她開始聊起來了。她和我一樣,都在北京,30歲,和老公剛剛結婚,是一個典型的新婚少婦。可是她告訴我,她現在基本上沒有什麽性趣了,和老公沒有什麽激情了,一個月也就做愛1,2次。剛開始我很奇怪,剛結婚怎麽就沒有激情了呢?后來想想其實也是,如... More

趙鈺做夢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手腕被繩子緊緊的勒在床頭,已經麻木的沒有了知覺,這樣下去會不會血液不流通壞死了呢?脖子後邊依舊是那個男人的粗重的喘息,渾濁的酒氣常常讓人暈頭轉向,如今卻愈發讓自己清醒。滿是酒氣的嘴唇依舊不知疲倦的在趙鈺雪白的頸子和後背,種下一個個草莓。明天又該... More

我和太太去參加一個交換性伴侶的聚會,這次聚會是在朋友的一間別墅進行,到場的有鄧夫婦、李夫婦和楊夫婦。我們已經不止一次地這樣玩過了。

我和太太阿嬌因為交通阻塞遲到了。我以為其余的幾對夫婦一定開始玩了,怎知我們趕到別墅時,眾人仍然衣冠楚楚地正在客廳看電視。
別墅的主人楊先生笑著對... More

「媽媽……啊啊……媽媽……我愛妳媽媽……好舒服喔……」

半夜里,我躲在被窩里失聲的呻吟著,右手快速的套弄著胯下剛剛發育的陰莖,從十二歲第一次開始,我幾乎要這樣才能射精。

一直到今年,即使我已經是十五歲的少年,我只有幻想媽媽成熟的身體才能興奮……我知道自己有這種變態戀母的傾向,...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