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家庭主婦小說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和我的老婆在中學就認識,讓我沒想到的是很多年以后,我們又在一起。

我的老婆小華中等身材,是小巧的那一種,還算豐滿,很純的。我只所以娶她,就是因爲她很純,自我認識她以來從未和別人談過戀愛。我一直很慶幸我娶了她,直到結婚以后我才慢慢的了解她。

結婚以后日子過的很平淡,她喜歡平淡... More

這一天,就如平常的每個清晨,我睜開眼來,發現自己年輕的陰莖已經充滿活力。

稍微回想一下,那大概是和昨晚一些火辣辣的春夢有關,雖然說腦子裏已經記不清楚到底夢到什麼了。

一手握住陰莖,一手搓揉胸部,我開始在毛毯之下套弄,想擠出仍旺盛的精力。

「小寶貝,昨晚還玩得不夠,又想要啦... More

剛剛搬入新居老鄰居全換了新面孔有恰逢春節,於是難免互相照面走動一下,這樣就認識了對門一個年輕的三口之家。對門丈夫是一生意人,妻子沒事在家帶孩子江蘇人有著南方女子的特有氣質,還有一個小男孩四五歲吧,這就是我的新鄰居。

春節我們這地方一般的回了父母那裡過,於是新樓裡特別清靜,偶有的鞭... More

早上,我被一陣鐵質工具敲打木板的聲音吵醒了。

我沒有動彈,仰麵望著在天花板上懶洋洋地打轉的兩隻蚊子,肯定在昨天晚上吸飽了滿滿的鮮血——我那麼累,睡得那麼死。

我就這樣躺著,花了點時間才弄明白今天是高考後的第七天。

外麵,整個城市的喧鬧聲開始在遠處活躍起來,鐵質工具敲打木頭... More

說到麗華,它可以說是我的「炮友」,因為我和它「鬥陣」1年了,小弟大部份的性技巧,都是麗華教我的,連我的第一次肛交也是麗華給我的,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很快樂的相處在一起,但是麗華也知道我們相處只有「性」沒有其他的因素,而且它老公是主要的經濟來源,我也有要好的女友,大家各取所需,因此這種關係... More

凜冽的寒風把滿街的楓樹吹得沙沙的響,老淫棍我此刻把頭深深埋在衣領裏抵禦著寒氣,正午冬日的太陽透過雲層吝嗇地灑出幾縷陽光,照耀著多倫多的烈治文山市,我看著街道上自己前行的背影,想著就要到來的時刻,心裡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

還是一個小時前少婦的一通電話把我帶到了這裡,她叫Susan,已是三...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